219 李言与罗宾(1 / 1)

实际上,早在之前李言就问过薇薇,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而在听薇薇说了潜入雨宴,并发现了一份关于李言以及东海海军情报后,李言就已经断定,薇薇的身份早就如同原著中一样被罗宾识穿,并且还是被罗宾给故意引导了自己这边。

否则的话,一个办公室内什么都找不到,就只有一份关于自己的情报,瞎想啥呢?

这事怎么听都不对劲好吧。

只不过,罗宾引导薇薇到自己这边的目的,又是为什么呢?

搞清楚这一点,也是李言私下来到雨宴的主要目的。

“中将大人果然知道我,那想必你对克洛克达尔的目的以及计划,也已经知道了吧?”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认为我会知道所有事?”

李言微微皱了皱眉,听罗宾的意思,似乎是对自己很了解,并且还很驾定,自己知道所有秘密一般。

“我研究过所有关于你的情报,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中将大人每次行动之前,都对所有事已经了如指掌,否则很多行为都无法解释!”

“甚至我还怀疑过,中将大人是否吃了什么预言一类的恶魔果实!”

闻言,李言双眼微微眯了眯。

罗宾这个女人确实很聪明,也很有能力。

就说巴洛克工作室吧,克洛克达尔那家伙基本是不管事的,而真正事无巨细,统管着这个组织的人,一直都是罗宾,可见其聪明以及能力了。

只不过,李言万万没想到的是,罗宾竟然通过自己这近一年来的行为,得出了这么一个直指自己核心秘密的猜测。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危险。

要么收归麾下,要么就只能让他去海底监狱待上几年,直至一切尘埃落定了。

“中将大人,不要用这么危险的目光看我,我对你可丝毫没有坏心思。”

“有没有不是靠嘴上说的,而是要让我看得到才行!”

微微摇了摇头,李言说道。

嘴上说,谁都会,但究竟如何,可就不是光靠一张嘴就可以办到的。

毕竟,如今已经脱离了原著剧情,李言可不会傻傻的就依靠原著中的情况,来判断现在的事情,这是十分不明智的。

要知道,即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事情影响下,所做出的抉择也是完全不同的。

原本的好人可以变成坏人,而坏人也能成为好人!

“好吧,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名为妮可罗宾,今年27岁。”

“我是历史学家,也是奥哈拉唯一的幸存者,在八岁时被世界冠以恶魔之子的称号,悬赏金7900万贝利,如今是巴洛克工作社的副社长兼最高司令官,代号miss.all sunday。”

“这一次通过特别的手段邀请中将大人来,是希望能得到庇护,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

这可就有意思了。

看过原著的李言十分清楚,罗宾在进入主角团之前,完全就是用投靠加背叛来书写的。

投靠一个强大的人物以寻求庇护,然后这个人物不足以保护自己时,便会果断背叛,之后再寻找更为强大的存在。

虽说她在进入主角团之前,所投靠过的那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但无数次的背叛依旧是事实,无论理由是什么。

所以,对待罗宾,李言是十分谨慎的。

如果没有什么足以说服自己的东西,那李言宁愿放弃这个原著中的重要角色。

此刻,罗宾一上来就说是寻求自己庇护,这让李言不禁想着,罗宾是不是将他当成了克洛克达尔之后,另一个可以投靠一段时间的新对象了。

而罗宾很显然是看出了李言的顾虑,咬了咬牙,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随即便再次开口了。

“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提供所有克洛克达尔的罪证!”

“当然,我也知道,这一点中将大人并不在乎,知晓一切你就算没有我提供的罪证,也早就准备好了制裁克洛克达尔的方法。”

“所以,在中将大人将他拿下后,我会让整个巴洛克工作社为你效忠,虽然特工们的战斗力是有些差强人意,但情报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想来可以为中将大人提供不小的助力!”

“如果中将大人还是有顾虑,那将我自己交给中将大人,也是可以的...”

“虽然我已经27了,可还没让其他男人碰过!”

说到了后面,罗宾甚至脸都红了起来。

而李言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前面那些都还好,总归也算是正常的筹码,可最后所说的是什么鬼?

难道自己看上去就这么馋她的身子么?

至于一直在旁听的娜美,瞬间就给罗宾打上了不要脸的标签,整张脸都是气鼓鼓的。

“咳咳...”

“我说,你最后那些话有些多余了!”

一时间,整个场面都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呵呵,与其他方面不同,在这方面中将大人还真是让人意外的单纯啊。”

“不过,这样应该可以让中将大人明白,我并非将你像之前那些人般,当做暂时的栖身之地了吧?”

“只是,中将大人真不考虑我最后说的那个条件吗?”

调侃了李言一下后,罗宾说道。

确实,能说出这样的筹码来,足以说明她的决心。

只是,这样还不够!

“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答案让我满意,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再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了!”

“对奥哈拉的毁灭,你怎么看?”

“记住,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

当李言的话落下,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罗宾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十分不自然,虽然她很快控制住并恢复了过来。

但李言知道,这个问题对于她来说,冲击力是有多大。

就如同李言所说的,罗宾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而这个回答一旦不符合自己的预期。

那对不起,即便是罗宾,李言也不会将她收到麾下。

毕竟,他可不想自己麾下多出一个定时炸弹来。

“奥哈拉么,所有人都太急了...”

“追寻历史没错,即便是如今,我也还在追寻历史。”

“但当时的人们,都太急了,包括我母亲在内...”

“也许,当年的奥哈拉能多一些从容,事情就不会发展到那一步了!”

“我并不否认,我继承了奥哈利的遗志,同样想要揭开八百年前,那空白一百年的秘密。”

“我同样知道,一旦如同当年奥哈拉那样,在时机没有成熟前,就大张旗鼓地进行,那么最终并无法达成这个目标,且只能带来毁灭。”

“所以,想要真正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虽然不能断定,但我想要赌一把,赌中将大人能为我创造出,那个合适的时机!”

“而这,也是我寻求中将大人庇护的主要原因!”

最新小说: 末日重生 天之下 全宇宙都在氪金养我 短篇小说合集 诛锦 都市神医:开局九张婚书 傅少的冷情娇妻 田园娇宠:猎户家的小娘子 竹马草莓味 为妻不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