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东海潮(1 / 1)

火焰壁后丹凤与我一番长谈,至此我总算开始明白,事实上他等俱来自异世,至于我则大概是魂灭转生,再世为人,天,这一切真好像做梦一般,却说我此生尚不过初涉江湖,哪料到居然会惹出这许多夙世前缘?

我想想实在不可思议,据丹凤所言前世我贵为水族之首,更兼五灵至尊,白暨锦鲤是我身侧近臣,龙溯是我弟弟,麒麟乃我仇敌,至于他羽帝丹凤则与我歃血结盟,挚友相交,而金羽王……

“羽帝陛下,依你所言,如今我身侧众人多半与我前缘不解,呵呵,说来也许真有那么些意思,想当初百越山间我不过是一见金羽兄背影,就仿似魔障一般跟着急追一通,嗯,羽帝陛下,你告诉我,前世他与我可真有渊源?”

我一言相询,羽帝却好一阵敛眉深思,尽管方才是他先提起金羽王一茬,可这会儿他吞吞吐吐,少时站起身来闷声道,“金鸾如歌是孤王的堂兄,更是我羽族品级最高的郡王,当初你我水羽交恶时他即与你私交甚笃……”

言尽于此,羽帝停顿许久,而我心急问询,不自觉竟脱口道,“就只是这样?”

我如此一问,丹凤立时回首,他注目我许久才不情愿道,“不只是这样,他曾对你有过救命之恩,还有,他曾经是你的妹夫。”

是么?!

金羽兄对我有救命之恩这我相信,可是说他是我妹夫……,我妹妹?难道正是那最先出现在碧泱山的龙涟姑娘?

没有的事,我记得不是这样的,可是按下心神仔细想,想来想去却好生头疼,因为我,我根本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蓦然一阵混乱,我一手撑地站起身来,眼见那火焰壁熊熊不由唤丹凤道,“羽帝陛下,方才龙溯滋事多亏你及时制止,只是现在,现在你能不能先撤去这火焰壁,金羽兄方才身负重伤,我们是不是先离开此处再说?”

一言试探,羽帝迟疑片刻后扬手收回火焰禁制,而我疾步向前却只见锦鲤迎面而来,“龙衍公子,你没事吧?”

此刻溶洞中仅他一人,而我举目四望后急声问道,“凌水先生,小白和金羽兄呢?”

“龙衍公子,你知不知道你在那火焰壁后已经一天一夜了,白暨先生很生气,他先回去了。”此刻锦鲤上下看我,生怕我有何不妥,而我听他说小白很生气,心下一滞后忙又问道,“那金羽王呢?他受了重伤……”

“金羽王也先走了,他在火焰壁后徘徊许久,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还是另有其他什么急事,我只见他好一阵苦笑,转身就下山去了。”

锦鲤如实言说,而我心头焦躁,脑中混乱,金羽兄到底想起了什么?我都什么还没想起,他到底能想起什么?

“龙衍,你别担心,金鸾的伤应该没什么大碍,他先回去说不定是另有缘由,你看现在我们是不是先离开此处,孤王还有许多话没问你呢。”

丹凤言出一把拢过我肩头,不知是否得知金羽王离去,这羽帝陛下突然心情大好,此刻当着锦鲤之面他待我好生亲昵,而锦鲤不知火焰壁后我二人到底言谈如何,这一时凌水先生表情古怪,竟是垂首一步退后道,“龙衍公子,你身份不比寻常,有些事……”

好了好了,不止有些事,好多事我都明白!

侧身避开羽帝怀抱,我近前一手收起至今还斜插于地的青芒剑,没错,青芒是我所有,今时我挥袖紧握剑柄,那寒凉剑气方触及我手则一声剑鸣复作玉笛,天,我没在做梦吧,这一天之内发生所有实在已经超过我所能接受范围了。

回返山间寓所,一路上丹凤始终随我身侧,而锦鲤则远远跟随我二人,几番欲言又止,说实在的,此刻我心头纷乱,尴尬万分,尚好这羽帝陛下周身炎火势极盛,倒将我一身湿衣炙烤干爽,而我裹紧了这破衣烂衫一路趱行,好容易推开寓所之门时,却见得小白黑着一张脸,今时他一见我身后羽帝,则更是面色不善道,“龙衍,你随我来!”

——————————————————————————

后山冷泉,小白不管不顾将我拖拽而前,甚至还来不及我对羽帝谢辞脱身,就被他一把推在泉水中,此刻我狼狈落水,只听得他劈头盖脸一通大骂道,“现在眼睛能看见了?能看见还不自己好好沐浴更衣!”

白暨厉声斥责,话音落转头就走,而我忆起回抵碧泱山来这一通不堪,先不提百越族长几番言辞污蔑,就说方才溶洞中我为龙溯折辱欺侮,实在是丢尽颜面,无地自容。此刻我闷头水中,回过神来方觉周身酸软,尤其是身后私/处……,那,那根本难以启齿。

方才龙溯不端,于我体内放纵**,而此刻我将整个身体埋于水中,谁曾想后/穴处居然还残留他污秽欲液……

简直该死透了!

羞愤在心万分难堪,这会儿抬眼望去四围无人,我这才一咬牙探手清理□,我好像是做贼一般心虚羞窘,随着手指深入则更是浑身热烫,不敢抬首。此刻身后疼痛混杂各种不知名的羞耻之感不期而至,而我一手撑在泉边,实在是恨得咬牙切齿,老天,这简直是太丢人了!

我一个人恼怒愤然,正是一身的皮都快要红到滴出血时,谁料想小白竟是手捧着一堆衣物复回后山,此刻他一见我在水中如此难堪,当下面色一变定定不动,而我羞耻至极手足无措,一时紧张急急闷头入水,“小白,衣服放在水边就好,我,我很快就来。”

大半个身体俱没于水中,我垂着脑袋甚至都不敢与他对视,而小白将我衣衫置于泉边后一步近前,他弯腰一把拽过我手,“怎么回事?怎么你一下山就能惹出这许多祸事?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怎么能……?!”

他一通指责我简直无言以对,却说这许多荒唐事并非我存心招惹,再说了,天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伙自何而来?!可是今时小白好生不快,他将我半个身体拽出水面,一手更是狠狠揉上我光裸皮肤,还不住斥道,“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

方才为龙溯淫/戏,现如今我一身吻痕咬痕刺眼,而小白见此愈加愤怒,此刻他将我按在泉边只好像要将我全身的皮都搓去一层,而我心下郁闷本欲避入水中,奈何一见他如此暴怒模样却也只得任其所为。

真倒霉。

未及片刻,我被他又揉又掐皮肤生疼,谁料想今时还不及我出声抗议,小白竟是双臂环过我腰身,一口吻上我后颈,他的唇温凉如水略见颤抖,而我心头一惊忙唤道,“小白,你在做什么?”

“白豚,你好大的胆子!”

我一言不及白暨作答,天知道这后山清泉处羽帝不知从何而出,今时我吓得扑通一声复入水中,而小白面上一惊足下不稳,此刻因我动作竟是随我一同跌入冷泉,而羽帝疾步近前,他挑起炎火剑怒斥道,“白豚,孤王早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好心的东西!当初骗我阿姊,现在你居然还敢对龙帝陛下心怀不轨,该死的,孤王真该一剑结果了你!”

羽帝暴怒,白暨不明所以,而我未着片缕,实不敢贸贸然上岸阻拦,这一刻我抹去一脸的水痕急声道,“羽帝陛下,你这是做什么?你先收起炎火剑!”

“龙衍,你还护着他?!你知不知道他方才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他对你心存觊觎?!”

凤百鸣一步抢上,扣住我手腕便要将我往怀里带,而我气急挣扎,端的是大吼道,“你给我走开,都是你们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才弄得我焦头烂额!小白与我年少相交,情同手足,你凭什么说他不安好心?!”

半趴泉边我气喘连连,而凤百鸣见我如此脱力之状也只得退后,此刻他愤愤收止炎火势,一怒闷声道,“你不是一辈子就喜欢金鸾一个人么,怎么今天对这白豚还这样情深意重了?”

他自言自语,本不甚明晰,而我闻听他提起金羽兄,当即反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一问未见下文,尴尬难有收场,这会儿我气到真恨不得吼上几句方解心头郁闷,当然,还没等我真吼上几句发泄怒气,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山泉水浪交迭,嗯?怎么回事?难道是碧泱山下东海大潮忽至,若不然怎会如此生变?

最新小说: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我杨过誓不断臂 天龙八部 酸梅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