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灵场动(1 / 1)

海天相接处异状频现,凤百鸣道是我父亲与舅父自灵界赶来,而如今我仰望天际,半是心绪涌动半是疑惑懵懂,片刻后我方欲出言详问羽帝,哪料及倏忽间他竟化作赤羽丹凤,展翼直往苍穹。

丹凤盘桓长空许久许久,他怕打双翼停留于法阵处,一时长鸣一时怒吼,而我不知他到底心欲如何,远观多时后但觉海天相接处似有屏障,此际隔岸龙啸不断,巨浪滔天,连阵的闪电刺目耀眼,甚至连同我足下的东海潮起已呈排山之势,父亲,还有舅父?

自幼来我对父母双亲毫无印象,螭烺老师也曾说过他二人英年早亡,至于舅父那更是无从谈起,可如今抬眼注目,我心底却翻腾起不知何时的记忆,记忆中父皇严厉不近人情,记忆中舅父冷淡蛮不讲理……

很久很久了,久到我已经记不清了。

海潮奔腾,自崖下涌起,而我方欲沿海岸往近处寻去,却不想此刻羽帝正是由青空而下,他拢起羽翼落于我前,开口第一句即道,“龙衍你放心,他们没有青琅戒,肯定过不来。”

哦,是因为隔海灵场么?

不知到底是何状况,我一时欲问也无从问起,此刻我恍惚颔首,却又听得羽帝好生自嘲道,“不过,孤王好像也回不去了。”

咦?究竟怎么回事?

脑中忽如乱麻,我实在不敢相信一夜间多出的这许多亲缘,先不提那莫名其妙荒唐不堪的白龙溯,单说如今父亲和舅父身在隔岸,我早不知这一切是真是假,又到底该如何面对。此刻我再次仰首注目,眼见玄龙穿行,耳闻冰龙长啸,这,这可真的是我父亲和舅父,他们来此莫非是专程寻我?可我早已是一介凡人。

转身离去时身后大浪迭起,好似有人在声声唤我名讳,而我几番回首,最终却被羽帝一手拽过,“龙衍别看了,你那父皇和舅父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父亲玄龙帝为政严苛,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暴君,加之从前你与他父子不合更是你水族朝中流传已久的事实”,羽帝言至此见我满面茫然,他当下拖着我直往远处,又冷哼道,“至于你舅父,哼,那北境长老从来满口神鬼之说,当初龙池,当初龙池若非是他节外生枝,当初龙池若是那幽无邪没有胡搅蛮缠,当初若是我能带你回九天……”

他一口气作了若干个假设,而我不知详情根本无从答话,此刻我讪讪一笑,只知岔开话题道,“羽帝陛下你方才提及青琅戒,事实上这青琅戒龙溯也曾说起过无数遍,羽帝陛下,你可知此物到底何物,难道说有它在手,就可以自由通行人间灵界?”

我问起青琅戒,羽帝实言道他也并非很清楚,此刻他与我仔细言说,却道,“龙衍,你还记得你那个刁蛮妹妹吗?说实话孤王实在没料到如今一去五百年,她三河公主居然会亲自跑来九天相求孤王,数日前正是她告诉我你现身于隔海灵场之外,她还说当初你留给她的青琅戒是通过灵场的唯一媒介,只可惜被白龙溯强抢走了。”

“是吗?龙溯龙涟不是兄妹么,龙溯怎会强抢龙涟的青琅戒?再者我兄妹三人父辈尚在,龙涟既然身为水族公主,那她怎么不先告禀父亲,却要前往别处请求他人相助?”

我心底疑问脱口而出,不料羽帝闻此正是得意一笑,“呵呵,龙衍你还别说,你那妹妹算是学聪明了,她早知道你那父亲舅父靠不住,说实话,这世上于你而言,恐怕还真是孤王最为可靠,你啊,你们水族皇族真真是一个好东西都没有!”

丹凤一言嗤声,好似对我水族皇族几多不满,而我愈听他说则愈是糊涂,今时我随他步离海滨,忍不住又是回首观望,哪曾想这厮忽而拽我回身,竟是暴怒道,“龙衍,孤王叫你别看了!”

“你知不知道当初我听说是龙溯这混账抢了青琅戒我心里有多着急,当初我一路追赶他至东海,眼睁睁看着他由青琅戒指引穿过灵场,后来若非是你唤起青芒剑撕裂灵场,我估计根本没有办法来到人间与你相见,可是你,你居然全忘了!”羽帝急声指责,甚至未及我反应,他又好生烦躁道,“反正你自己亲眼所见,亲身所历,你的亲弟弟白龙溯就是那么个德性,还有,孤王可告诉你,你那父皇和舅父比他好不了多少,这次想必是白龙重伤连带青琅戒一同下落不明,而你那宝贝妹妹又沉不住气,这才叫你父亲和舅父知晓了隔海灵场一事,你看着,这是他们没办法穿过灵场与你相会,若是他们能,哼,到时候恐怕你哭都哭不出来!”

言尽于此,羽帝面上诸多鄙薄不屑,而我不知那玄龙帝和北境长老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他,我当下只觉匪夷所思,忙是一步随他身后道,“哎,羽帝陛下,那可是我的父亲和舅父,如何被你说得这般一文不值?为何在我记忆中,他二人虽然都有些不可理喻,不过待我却是极好的呀。”

“好什么,这世上还能有谁比孤王待你好?!”

莫名其妙说发火就发火,今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哪句开罪于他,哪曾想这厮突然就推我在地,他翻身将我压的死紧,甚至还就势捉过我双腕,“龙衍,叫我一声好哥哥,就叫一声,现在就叫,好不好?”

怎么回事?!

突然被羽帝强压于山间野地,我反应过来羞窘交加,“羽帝陛下,你这是做什么?什么好哥哥,你,你什么意思?”

“孤王没什么意思,孤王只是想让你将以前的事都想起来,你还记不记得你我之间的第一次,呵呵,好像也是在这山间野地,当时……”,他满口胡话,自言自语,说着说着竟猛地低头一口咬上我嘴唇,“宝贝儿,你今天要是不乖乖叫我一声,那我就……”

“你就什么?!你不是说从前与我肝胆相照,兄弟相交么?那你现在这是想做什么?!”

我一言怒斥,羽帝则更是加大力道制住我双腕,“兄弟相交?兄弟相交那都是你一厢情愿,你明知道孤王喜欢你,你明知道孤王要的根本不是兄弟之谊,龙衍,你可知因为爱你,我已经做了多少改变?”

凤百鸣愈说愈起劲,此刻他与我面颊相贴,耳鬓厮磨,“宝贝儿,天知道若是从前的我恐怕早已忍不住褪了你衣衫,早已忍不住强逼你欢爱好几遍,可是现在我怕你委屈,怕你难受,我只求你唤我一声好听的,难道你连这都不能让我如愿?”

丹凤凌驾我上,他俯身与我对视,眸间几许期待几许恳求,而我为他如此态度弄得实在无措,天知道他这叫什么歪理?难道说今天我还必须唤他一声好哥哥?

想想又是气闷又是羞恼,此刻我双手被他强按头侧动弹不得,而这厮低首不住亲吻,还连声促狭道,“宝贝儿,你父亲和舅父可都看的见呢,快,快叫我一声,叫我一声我就放开你。”

“你!”

几番挣扎愈显暧昧,而远处雷声隆隆也不知是否真的为父皇和舅父得见,今时我抬首但见丹凤一张欠揍的脸,只可惜万般无奈竟只得一咬牙声如蚊蚋道,“好……”

一个“好”字方出口,我实在是无法唤出如此肉麻之语,无奈丹凤得寸进尺,此际他凑于我面前摩挲不已,甚至强压我上的身体亦开始蠢蠢欲动,“宝贝,我听不见,大点声,再大声点,若不然孤王可要动真格了。”

“凤百鸣你这个混账!”

“我可不是混账”,他见我发怒,只是一笑松开我手腕,可是尚不及我喘口气,这厮居然捞过我腰身暧昧厮磨,“宝贝,你信不信你父皇肯定发火了,若是再拖延下去万一日后他寻着你,到时候你可别赖是孤王逼你的,快叫一声,嗯?”

简直太可恶!

恨恨偏过头去,我一张脸涨的通红,而羽帝侧身将我整个人俱环于怀中,他以炽热的唇舌轻吻我耳廓,实在是逼的我无处可逃无法可躲,半刻僵持,我窘迫之至背身埋首,到最后好容易含含糊糊唤出句“好哥哥”,说实话这声亲昵之语方出,我早已羞窘到无地自容,就差没双手掩面,找个地洞躲将进去,而凤百鸣闻及后一愣闪神,竟仿似喜极不可置信,他当即将我翻转身来直面相视,“宝贝,再叫一声,看着我再叫一声,你知不知道孤王听得骨头都要酥了。”

该死的他根本是来故意捉弄我的!

我为羽帝调笑无法脱身,正是二人纠缠不成体统时,谁料想天际龙啸渐近,忽如其来一阵炫目之光,糟糕,该不会是父皇吧?

匆匆抬首,天际法阵处徒余冰龙穿行,而今时来人一袭玄龙袍,他立于我前,满面愠怒,甚至未及出言已叫我心生畏怯,天哪,莫非当真是父亲?

我不自觉一步后退,而凤百鸣当即抢上将我拦于身后,此刻丹凤方欲出言说些什么,实未料玄龙帝一挥袖阻他言语,却是厉声朝我道,“衍儿,你还不过来!”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可以爆修为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酸梅 我杨过誓不断臂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