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61 父子叙(上)

61 父子叙(上)(1 / 1)

东海岸边僵持不下,我为玄龙帝一通训斥后除却气闷更觉委屈,而今时抬首与其相对,我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竟然眼圈发红,少时相峙,我以为玄龙帝不见我答话会愈发雷霆,实未料此刻他直直看我,蓦然间面色一动,却缓下语气问我道“衍儿,从前你在位时龙溯曾有过篡位之举,所以现在你对他心生排斥父皇都明白,可是当初汲月潭口是你自己原谅了他,再者今时你一味强调忘却前尘,那么你与丹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龙溯身受重伤又是怎么一回事?衍儿,朕是你的父亲,这世上有什么事你不能对父亲说?”

不是,不是我有事不说,实在是有些事羞耻至极,就算是对父亲我也没法说,试问这世上会有哪个弟弟对自己的兄长心存亵念,极尽淫弄?再说了,我明明身长七尺,堂堂男儿,就不提是青龙帝还是公子衍了,单说身为男子被人强压身下调笑戏侮,这种事,你叫我如何说?

心下羞臊,口中难言,现如今好一番混乱,不及玄龙帝再有表态,龙溯却突然重重跪于我面前,按说白龙骄横,不久前在碧泱山那简直是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想不到如今他跪伏于地,涕泪并下,大约因惶恐所致甚至连开口都有些声音打颤,“皇兄,从前臣弟千般该死万般罪孽,害你堂堂帝王沦落囚徒,受尽欺辱,可是皇兄,你可知这五百年来我有多后悔?你可知五百年后的现在能重新见到你,我有多激动?皇兄,那时在碧泱山我简直欣喜若狂,我都是因为太想念你才会有出格之举的,皇兄,你原谅我?皇兄!”

龙溯一通言语几近声泪并杂,此刻他抬首望我,满面哀恳,而我心知他害怕我说出实情会引来父皇震怒,事实上以玄龙帝性格,我真怕……,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今日甫见玄龙帝,但我却仿似早已知晓他为政严厉,不近人情,不是我担心龙溯会身受重罚,实在是我……

我甚至都无法形容自己一团混乱的心情,我一时看向龙溯,看他惊恐畏惧连声哀求,一时又看向父皇,看父皇面色阴沉,只仿似已窥及实情只待我如何解释。说真的,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反正那般耻事任是对谁我都说不出口,反正如今我早不是什么水族皇族,白龙溯也早不是我的弟弟,我都已经托生转世,为什么他们都还不肯放过我?

片刻沉默,我定定摇首,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我居然敢开口对父亲冷淡道,“龙帝陛下,龙衍早不是从前的青龙帝,至于白龙溯这样的弟弟我实在高攀不起,当然,水族皇族我更高攀不起,从前的事我一分一毫都记不起,我也不想再记起,现在的我只是个凡人,没有你们所说的灵力,我来自人间,也只属于人间,我,我要回去。”

初开始我还能振振有词,然一见玄龙帝越来越难看的面色,我竟不自觉越来越畏惧,到最后越说越小声,越说越没底,当见到父亲由惊转怒,举步近前时,我竟然控制不住连步后退,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又乱道,“事实上就连丹凤我也不认识,我只是听他说……”

“哦,就连丹凤你也不认识,那你都听他说了些什么?”

玄龙帝一问听不出态度,而此刻我脑中丹凤所言,除却水族皇族都是变态外我居然想不出其他所有,“他说,他没说什么……”

“又没说什么了?衍儿,你现在说话都是自相矛盾的么?你以为父皇没听见,那凤百鸣当着朕的面诋毁朕与你舅父都是变态,难道你忘了?哦,你不是忘了,你是全信了,对不对?”

原来他都听到了,既然都听到了那为何还要来问我,今时我与父亲四目相对,张口结舌,然父亲愈逼愈紧,当即又道,“龙衍,凤百鸣骗你叫他好哥哥你便真叫,凤百鸣诋毁我水族一门皇亲你便真信,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骗?没错,你弟弟不成器是不假,可是你以为龙溯犯下的多少罪过父皇都不知道?父皇本已与你一别千年,五百年前你魂灭灵散,你可知为父有多心痛?有很多事父皇不愿深究,只是希望能尽最大可能保留你生前所有,皇位是你传给白龙溯的,制衡是你留在五灵界的,衍儿,你在位千年父皇没能助你一分是父皇的错,可是如今你我父子重逢,你怎么宁肯相信旁人也不愿对我据实相告?父皇能害你么,父皇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

玄龙帝厉声逼问,我完全不知所措,幸而有北境长老一直在旁,今时舅父见我惶惑懵懂忙是接口道,“龙洎,衍儿他记忆混乱不是假的,你以为当年你这个父皇很称职么?若不是从前你就独断专横,今天衍儿他怎么会是这种态度?难道你没看出来,你很怕你么?若是龙沁还在,只怕他母后一两句他就什么都记起来了,用得着你这般一通乱吼?!”

母后?

听舅父提起母后,非但我心中一动,纵连父皇亦是神色一变,我不知道他那叫什么表情,只知道片许之后,他一挥袖略显烦躁道,“龙渺,龙沁已经过世太长时间了,不要再提了。”

少时无人言语,而龙溯一听父皇与舅父提起母后,却是偷偷抬首看我,此刻他看看我又忍不住瞥向父皇,那眼神简直是说不出的古怪,是了然,是愤怒,还是根本不知所谓?

或许因凤百鸣出口诋毁水族皇族导致我先入为主,可事实上如今情形,面对玄龙帝口中的一门皇亲,我实在是心虚无底,或许我能明白父亲所作所为都是为我好,可是他也未免太过一厢情愿,我都说了我已忘尽前缘,我真的只想回去人间。

东海岸边波浪翻涌,我举目远望却如何也望不见碧泱山,说真的,今时今地我实在是壮了壮胆又壮了壮胆,终是开口对玄龙帝道,“龙帝陛下的一番苦心龙衍心领,可此一时彼一时,此一处彼一处,灵界与人间不是一个世界,今天的我与从前的我也相差万千,动辄千万年的五灵界我消受不起,扬手波澜的水族皇族我更是无力高攀,我从哪里来就该回哪里去,我要回人间。”

言出我静待玄龙帝发落,不曾想话音方落,他却是好一阵发笑,“衍儿,你说你从哪里来?”

他问得颇见意味,却叫我莫名语塞,“我……”

“龙衍,你再从哪里来也不该是来自人间,你是不是想要父皇带你回碧泱宫看看你的出生地?衍儿,今天父皇多话不再说,从前的事也不想再多过问,你跟我回去,从今往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若是有一天你能记起从前的事,那你想让父皇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好不好?”

不是不好,可是我……,不行,我要回人间。

玄龙帝如此劝哄,我仍然不允,而此刻他见我再次摇头显然已克制不住怒意,半晌沉默,他一语低声,“好,现在你身在灵界东海,你告诉我,你想怎么回去?”

这,我还真不知道。

见我不答上下,玄龙帝扬手东海潮生,“龙衍,你可知就算是朕与你舅父联手结起法阵,能不能穿过隔海灵场那也得完全靠运气,方才父皇能带你来此,却不一定能再送你回去,实话告诉你,你现在早就回不去了。”

啊,不可能。穿过隔海灵场只要有青琅戒,龙溯,龙溯手中有青琅戒,可以自由出入人间灵界,对对对,青琅戒!

想起青琅戒,我急急说出,然玄龙帝一听当即皱眉,他转身看向龙溯,“龙溯,青琅戒呢?拿出来。”

想来龙溯根本不愿交出青琅戒,此刻他大约还想拖延推诿,然一听父亲再次喝道,“拿出来!”龙溯当下一惊,忙是抖抖索索自胸口掏出,当青光流散于人前未及一刻,实未料玄龙帝瞬及将其置入掌中,催灵欲毁,天哪,父皇怎么能这样?

“龙洎,你不要乱来,衍儿聚灵重生,灵界多处异动,青琅戒是通向人间的唯一媒介,你不能因为自己一己私心又肆意妄为,难道你忘了从前的灾难是怎么来的?好了,今天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反正你不能带衍儿回泱都,回碧泱宫,回汲月潭,你让他跟我走!”

眼看青琅戒即毁,万幸北境长老及时制止,而今时玄龙帝与北境长老对立相峙,玄龙帝蓦然冷笑,“龙渺,你别说得冠冕堂皇,衍儿他跟你走不比跟我走好到哪儿去,好,今天我不带他回去,他哪儿都别想去,就在这东海,朕就在这东海寻处地方好好关着这个小混蛋,直到他想起来我是他的什么人!朕倒要看看他下回还敢不敢一脸漠然唤自己的父亲龙帝陛下,朕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比小时候还要顽劣?”

最新小说: 我杨过誓不断臂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天龙八部 酸梅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