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遇故知(1 / 1)

当晚玄龙帝待我一番古怪后起身离去,而我端坐榻上一宿无眠,我不明白父亲怎么会突然问出那种问题,难道这一切还真被凤百鸣给说中了,难道水族皇族还真的俱有古怪?为什么父皇告诉我他曾经离开一千余年,那么这一千余年他到底去哪儿了?龙溯的事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母后呢,我的母亲呢?

记忆的混乱让我理不出任何线索,我只是模糊感觉到大约自最初起,我对父亲即是敬畏多过亲近,可是以往他从来没对我这般亲昵过,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当夜伊始,玄龙帝将我囚在东海一晃数天,他每每与我讲述家国事,还真的唤起我不少模糊记忆,可每至日暮休寝,我总是捏着把汗紧张万分,我就生怕父亲会留我在身侧又有什么亲昵之举,因为这不正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数日软禁,我仍然不愿放弃回返人间,当然,这种想法我不敢当着玄龙帝表现出来,可是随着时日渐久,我则愈发焦躁担忧,要知道人间还有多少事亟待我回去处理,再者日前百鸣兄被父皇伤了羽翼又没办法回返灵界,哎呀,父皇他不是屡屡强调我是帝王之材么,既是帝王之材,那又为何要将我困在这么一方海角边地,他到底当我是什么?

正是苦闷时,未曾想是日有人造访东海,不是别人,却是我那宝贝妹妹来了。

龙涟是父皇叫来的,当初碧泱山正是她第一个寻至人间,也正是她弄出一番灵异古怪才叫我下山惹来一身麻烦,而今时三河公主与我灵界再逢,她双目噙满泪花,一头扑进我怀中连声道,“皇兄,你都记起来了,对不对?皇兄,皇兄,我好想你……”

我对龙溯天生排斥,对龙涟也总有些敬谢不敏,而父亲见我兄妹重逢,他不知我心中感受,却是一语交代道,“衍儿,有空多与你妹妹聊聊,你以前可是最宠你妹妹的,知道么?”

是么?

与龙涟相处,我冷淡疏离,然三河公主热情万分,她一时说起当年我对她有多么百依百顺,一时又说起那时候我心狠寡情将她贬责东海一百年,“皇兄,那时候我也住在东海府,那时候还是虺己出任东海郡守,虺己虽然奸猾,不过可比现在的厖夷机灵多了。”

虺己?东海郡守虺己?虺己不是人间的东海郡守么,怎么也跟灵界扯上关系了?

是我混乱了,还是大家都混乱了?

龙涟见我敛眉深思,当下未敢多言,而是日玄龙帝不知有何要务未曾伴我身侧,倒是当晚我闲步中庭,只听得有人轻声唤道,“陛下,陛下……”

陛下?莫非这是在唤我?

转身相对,我但见来人紫绶银章,身姿挺拔,想来是个年轻将领,这一时他躬身行礼,礼毕后端的是好一阵举目望我,半晌后才讪讪道,“陛下,末将听说以前的事你都忘了,那你还记得末将么?”

他言出我尴尬一笑,只得摇摇头接话道,“将军是……”

“陛下,末将厖夷,当年乃是你一手提拔,从寒水岐门至漓城壅涉,陛下从未计较过末将年少鲁莽,从来重用有加,陛下,不知道当年嘉迎一战你还有没有印象了?”

他提起多少雄关要塞,听得我满腹茫然,嘉迎一战?嘉迎关,好像是那灵兽族东向咽喉,号称天下第一雄关,哎,可惜我实在是记不清了。

我几度摇首,厖夷略见失望,不过这年轻将军倒也不以为意,他随我身侧又说道,“陛下,如今末将换防东海才几天,想不到你就突然出现在东海,其实末将一直以为你不会真的撒手而去,末将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回来,陛下,你可知当天在城楼上见到你,末将等一众臣下有多激动?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末将高兴到,高兴到回去大哭了一场,陛下……”

他言辞急切,情绪颇为激动,而我闻听倒不由一笑道,“哦,厖夷将军此话当真?过去的青龙帝当真如此得人爱戴?”

“当然了,那是当然,陛下文治武功,一代至尊,非止为政贤明,更兼用兵如神,当初嘉迎关,末将亲眼所见陛下以一人之力当百万兵马,那时候绵亘万里的连云山一朝成江海,五百年了,陛下离开五百年,末将等俱好像浑浑噩噩了五百年,如今见到陛下你回来……,真的,陛下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厖夷道自己刚刚换防东海,那么他正该是龙涟口中所说的那个不够机灵的东海郡守,而我今时看他,只觉这将军阁下年纪至多与我相仿,他一提起杀伐征战,端的豪情万千,言谈中更是几度提及从前的青龙帝有如何如何英明神武,有如何如何杀伐果决,而我听于耳中,不觉笑叹,“将军,你可知现在我一毫灵力俱无,别说以一人之力当千军万马了,我就连一丝水波都翻不起,呵呵。”

我一叹本不以为意,实未料厖夷闻及倒面见凝重,此刻他移步近前,还压低声音朝我道,“末将都听说了,他们说陛下你什么都忘了,还一直不肯承认自己身份,陛下,你可是有什么苦衷?五百年江山易主,帝王家嫡血无情,你若是有什么担心……”

言至此,只怕这将军阁下会错了意,他以为父皇囚我在此是怕我心有夺位之嫌会惹来江山不稳,可事实上我是真的忘了呀!水族江山,历代先祖,父亲与我讲了半天也没能打动我一星半点,呵呵,看来这厖夷果然年轻,帝王家事他居然也敢乱掺和!

我一时摇首忙答话道,“将军误会了,从前的事我是真的忘了,青龙帝早已远去,现在的我来自人间,人间与灵界根本不是一个世界,我纵是有心重掌江山,也没那个能力啊,你看看我现在,在你们眼中我怕真算是半个废人了。”

我实话实说,只当闲谈,奈何厖夷正色,他以为我因身无灵力而自暴自弃,当即竟劝道,“陛下,话并非如此,当初末将好勇斗狠,总以为万事只能倚靠强权,可是从前陛下不是常说么,为政用兵关键在于权衡,你还曾告诫过末将为将者需知人善用,一味严待属下决非上策,陛下,当年为保五灵尊位,你能抛却前嫌与羽族结盟,更是力排众议时刻对灵兽族保持制衡,陛下,就算是身无灵力你也强过任何人!”

厖夷慷慨陈词,此刻他见我面露茫然,不由得又躬身行礼道,“陛下,反正无论如何,末将会永远忠诚于你,末将不知道什么是灵界人间,也不知道陛下为何会心灰意冷,末将只知道你永远是我水族的至尊帝王,如果陛下有什么用得着末将之处,纵刀山火海,寒水厖夷亦在所不惜!”

厖夷一通表忠心,实叫我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说实话,我本来对一众人等口中所谓的从前一丝兴趣都没有,没曾想如今相逢这年轻将官,我心下倒不免泛起点滴情怀。这一时我闭目凝思,良久后终是淡淡一笑,连连摇首,“物是人非,时过境迁,我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见我漠然依旧,厖夷只当我因身无灵力而心灰不争,今时他倒不顾及皇家忌讳,竟是不依不饶劝慰我道,“陛下,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寒水岐门,末将因出身寒微并年少胆怯而不敢坚持己见,那时候你亲临点兵,你曾经对我说过,人存于世,有多大能力便要做多大事,千万不能埋没才华埋没人生,陛下,若无你知遇之恩厖夷我不会有今日之成,陛下,你有经世之才,那就一定要成经世之事,没有灵力没关系的,陛下!”

嗐,这厖夷将军还真是忠武直性,一厢情愿,老实说此刻我由他一通言语虽不至想起为帝为尊之往事,但心中感触还真真不少,「人存于世,有多大能力便要做多大事」,这句话原本是我说的?嗯……

当晚东海府相遇厖夷,一番言谈后竟已月上中天,未几他急急作别,却告诉我道玄龙帝已明令禁止任何人靠近东海别苑,他此番搅扰已属欺君大罪,而我一听惊愕,虽说我心知父皇专横,可是……,他就这么怕我跑了?还是说,他就这么不喜欢我与别人会面?

作者有话要说:厖夷将军对陛下的崇拜之情那简直犹如滔滔江海水,言之不尽……

他这次冲上来基本是来找死的==|||||

————————

“人存于世,有多大能力便要做多大事”,厖夷的话让陛下感触万千,记忆之阀就这样一点一点打开……

这句话对每个人来说都没错,哈哈,所以大家都要努力^^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下午4点,第三更晚上10点(还需要略作润色)

多谢捧场,鼓掌一下~

————————

大家猜下一个小幽会来,或者禽兽长神马的,哈哈,其实炮灰多的是,不仅仅有众攻君啊,陛下还有很多忠诚不二的臣子呢,还有各种搞不清楚状况的诸如厖夷这样的家伙呢,哈哈哈。

下一章父皇要再次被陛下郁闷到,哎呀呀,已经忍得好辛苦了,陛下却还要一次一次挑战父皇的忍耐度==

最新小说: 我杨过誓不断臂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天龙八部 酸梅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