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69 迷情夜(上)

69 迷情夜(上)(1 / 1)

父皇突然出现,我大骇之余吓得连抬头都不敢抬头,此刻我张口结舌,慌乱后退,未曾想不及父亲发怒,门外竟还有人敢跟随闯入。

事实上如此情境,我根本已无暇分辨来者是何,只知道来人一阵风似的闯将进入,初开口好生欣喜得色,“表哥?”

一声表哥唤出,他大约才瞥见满室尴尬,今时这冒失的家伙不知闭口退下,竟还大惊失色道,“啊,幽魔君主,咏王?表哥你这是……,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

连声唤我表哥,想是七翼王无误,而如今一听他这般语气,我实在是又羞又急,谁说我跟他们在一起?我没跟他们在一起!

七翼王言出,我下意识辩驳,可一抬首正对上父皇好似要吃人的目光,我竟不自觉声音一颤道,“父皇,我,儿臣我本是在梦中,至于幽魔君主与金羽王……”

越说越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我想起当初碧泱山侧灵场大动,父皇一手撕开丹凤羽翼硬是将其困于人间,而今时今地,幽魔君主先不管,单说金羽王,若是父皇发怒,我怕他们会……

论灵力,金羽王与羽帝尚有差距,就算是幽魔君主平素惹人厌,但好歹也是一国之君,一时间我脑中思绪如乱麻,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此刻我不自觉要在父皇面前维护他们,可是我,我又怕自己会愈说愈乱愈描愈黑,到最后支支吾吾,张口结舌,我半个字没解释出口竟只知低眉看向父亲,一语求唤道,“父皇……”

一声轻唤我不以为有任何不妥,哪料到话音落非但父亲面色一变,眸光渐沉,更有那幽魔君主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暴怒,此际他忽的一把拦我在身后,昂首直朝玄龙帝大放厥词道,“玄龙帝,当初可是你的宝贝儿子亲口允下本尊新婚之约,好啊,今天你问我们做什么,你说新婚能做什么,不圆房还能做什么?!”

放屁!

我本有心维护他等,哪料到幽无邪这厮居然如此不知进退,今时我急怒扯其衣袖,结果他还一回首朝我大吼道,“别扯我,扯我作甚!该死的连唤声父亲都能唤得娇滴滴的撩人邪火,你不知道你这父皇是变态么?!”

“幽无邪,你胡说!”

本来事至此根本无法收场,结果他还非要无中生有搅闹不休,此刻我羞红一张了脸与其争执,哪曾想这厮愈说愈得劲愈说愈不堪,居然还狠狠掐上我面颊又一通吼道,“我胡说?我胡说什么了?你水族皇族一家老小全是变态你知不知道?当年在龙池边上本尊就说过你那舅父不安好心,没想到五百年一过你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勾搭上了!你忘了当年青龙帝是怎么登基的?你当年登临大宝可是弑父在先,你告诉我,你怎么会弑父的?你告诉我啊,你最好别告诉我当年就是因为你这该死的好父皇曾经对你做过什么!”

“你放屁!”

幽无邪一通言语我气的浑身发抖,然他得寸进尺居然还愤愤叱令金羽王道,“金翅咏,你别杵着不说话,你告诉你的好宝贝本尊到底有没有说错,你告诉他他会相信,若是本尊告诉他他还当我在诓他,这个不知好歹的笨蛋!”

幽魔君主连珠炮般言语,直叫我一听后不由转向金羽王,而金羽王闻得幽魔君主之言并无表态,此际他面带疑惑不置可否,反倒是父皇身后那七翼王忽然朝我道,“表哥,他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你谁都不要信!表哥,你若是真将以前的事全忘了,那就全忘了,你就当你什么不知道,别理他们!”

七翼王忽起高声,片刻间满室沉闷,这一时玄龙帝面色阴沉的可怕,只一挥袖径朝七翼王,“有翼国主,你先出去。”

父皇一语出,我心知他已濒临发作,可七翼王不知进退,却是张口替我争辩道,“玄龙陛下,表哥他肯定是被逼的,从前他最讨厌与这一众人等纠缠,你可千万别责怪他……”

“出去!”

七翼王言未尽即为玄龙帝粗暴打断,今时他怒起数丈玄光壁起,立时将七翼王隔阻无从近身,而我眼看父亲步步紧逼,心慌手乱之际竟不自觉拽过金羽王衣袖,如今情急万分,幽魔君主见我举动后一声冷哼,瞬及幽魔息起,他于掌中聚化暗色幽魔索,看架势竟是要与玄龙帝动武!

一瞬闪神,幽魔君主与玄龙帝已然刀兵相接,玄龙剑玄光四溢,幽魔索暗色氤氲,纵以我凡人之眼观战,亦可看出幽无邪还不是父皇对手,不过尚好他身形极快,短时内还不至为父皇伤及要害,而我回神反应,忙是转身朝金羽王道,“金羽兄,你快走,乘此机会快快走!”

我言出欲叫金羽王快快脱身,奈何他挑起眉峰定定看我,非止片语未答甚至还催动炎火灵化形兵刃,糟糕,那是什么?熊熊火焰中玉柄金钩,如歌不是惯用金羽剑么?

不及深思,我但见金羽王闪身加入战局,天知道火灵不比幽魔无形,再者水灵天生克火,如今金羽王与父皇对敌,那简直比送死好不了几多,甚至更有糟糕,那幽魔君主阴戾无常,这一时他见得金羽王近身助阵,反倒是退后懈怠,眼看已有几度至金羽王于险处。

“如歌,你回来!我父皇他会至你死地的,你快回来!”

他等缠斗我根本无法近身,甚至连战况我也越来越看不清楚,到最后我只知这别苑寝处早被他等以灵力冲破,损毁七零八落,此时幽魔君主已全然隐去身形,暗色灵息似有若无,而金羽王收回玉柄钩真身忽现,忽然间鸾鸟长鸣,竟是被父皇以水灵缚龙索紧紧扼在咽喉,天哪,父皇这是真要杀了他!

“父皇,你放开如歌,儿臣求求你,求求你手下留情,父皇,你放开他!”

我心急如焚,失声求告,可是此刻父亲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他当即催动真力,杀意戾气愈浓,而我眼看鸾鸟挣扎着一双羽翼灵光散漫,又不见那幽魔君主有任何相助,真的,此时此刻我忧躁几至眼前发黑,下一刻不管不顾竟是一闪身强行闯入战局,我胡乱抓过父亲衣袖,连声唤道,“父皇,你住手!父皇,我求你住手!”

因我搅局玄龙帝手下缚龙索略见偏闪,幸而此刻幽魔君主正是抢上辟去父皇杀招救下如歌,一瞬间鸾鸟化形复作人身,他显然已身受重伤只得扶壁急喘,至于幽魔君主则面色煞白,竟也仿似重伤不轻,而我大惊之下只知挡在他二人身前,此刻面对周身戾气的父亲,我几番张口说不出话,却被他一语斥骂道,“今夜父皇特地从泱都为你带来碧螺青玳,原想让你与她们好好叙旧,结果大半夜的你将她二人晾在殿外,居然衣衫半褪与这两个混账卿卿我我?!”

作者有话要说:父皇这次真的生气了==||||

善良直白的表弟刚一出场就不住为陛下说好话,哈哈,只可惜越描越黑,父皇一定以为陛下在跟小幽金翅3P了--

最新小说: 我杨过誓不断臂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天龙八部 酸梅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