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71(1 / 1)

幽无邪得色莫名,我却是惊魂甫定,而今时夜深,我二人停驻于一处避风谷地,他见我气喘不止,面色发白,竟是凑过头来一语嬉笑道,“好啦,龙衍你放心,此处离开东海已过百里,再者风微澜那小子就算再不济也能顶上一时半会,你放心,本尊保证你那变态父皇肯定追不上,纵使他追的上啊,那他也不知该往何处追!”

听其言语我略作平复,可一旦忆起方才所有我竟不觉阵阵恍惚,方才父皇到底是想做什么,他威胁说要惩罚我,可是为何又要在一众人前那般抱我,难道说直至今天他还当我是幼年顽童,还是说他根本……

我简直都不敢再往下想,不敢去想他方才看我的眼神,不可能,不可能,他可是我的父亲!

心头大骇几至惊恐,许久许久我都难以回神,而幽无邪见我如此却是难得缓下语气,“别想了,本尊先带你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他话音落我立时反问,不觉间已好比病鸟惊弓,天知道此时此刻我内心有多少惶惑,然一回神竟听得他闲闲答道,“回去啊,回家,呵呵。”

“幽无邪,我没心思与你开玩笑,天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回家?回哪个家?回你家?!我告诉你,今天若不是你这个蠢蛋胡搅蛮缠,事情怎么可能会弄到如此地步?!”

事到如今这幽魔君主居然还没个正经,实叫我一听火冒三丈,此时此刻我控制不住一通大吼,怎料这厮闻及面色一沉,居然对我嗤之以鼻道,“龙衍,你还知不知好歹,你居然敢责怪本尊是蠢蛋?你以为你那好父亲对你心存肖想是一天两天么?实话告诉你,今天若没有本尊,若只有那金翅,你早就被你父皇生吞活剥了!废话少说,现在你跟我走,本尊等了你五百年的龙池之约,若是今天你再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推脱,那可别怪本尊不客气!”

原是我责他,哪曾想片语来回,这厮竟然借题发挥对我指责了一通,而我反应未及但觉头重如裹,天知道哪个龙池之约,天知道我从前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以至于今天要面对这接二连三的荒唐不断!

我当下气闷,甩袖即走,此刻我腹内所思,只道父皇他纵是再古怪再霸道那也还是我的父亲,再说了青琅戒属于水族皇族,日后终有一天我会求他助我回返人间,而这幽魔君主行不定,意不端,天知道今时他掳我出逃到底有意欲何为,若是今天我真随他回返了什么幽魔领地,那我岂非是一辈子都别想回去了?

如是思考,我足不停步,而幽无邪自身后一把将我扯过,“你去哪儿?你乖乖跟在本尊身边本尊还能助你隐去行迹,怎么,你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想做甚?是想回去让你那好父皇再抱一回?!”

放屁!

他愈是大吼,我则愈不回头,哪曾想这厮倏忽闪身我前,他竟然学着父皇模样也将我一把打横抱起,片刻这厮大步步往谷中,狠狠将我甩于地面,“该死的,到现在还学不乖,你不知道本尊是在救你么?你跟我回去有什么不好,你非要留在东海让那个老变态轻怜蜜爱?!”

他张口闭口污蔑父皇是变态,而我闻听气极羞极竟连一句话也辩不出口,此刻我半爬起身,昂首怒目,“幽无邪,你若是要命的话你就自己赶快走,就算如今你我身去东海百里,那我父皇还是说不准一时半刻就会追来,我是他的儿子,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反正今天我不会跟你走,我还要去求他送我回人间!”

“回什么人间,借口!谁说你父皇再怎么样也不会对你怎么样?这句话亏你说的出口,你到底有没有眼睛在看,他刚才怎么样你了,他刚才差点就活剥了你!该死的每次在本尊面前你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上回龙池是舅父,这次东海又来父皇,妈的,本尊知道你其实就是想人抱了,瞧你刚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说什么都是自愿的,好,既然金翅你都能叫你自甘其下,那现在本尊也要你好好自愿一回!”

不容分说,这厮忽的暴怒,他扑上身来对我又啃又咬,口中还喃喃不住道,“上次龙池一别,害本尊活活做了五百年春梦,我知道当时不管如何也该拦下你,所以今天不管如何本尊也要带走你,龙衍,你别跑,你别想跑……”

突如其来的疯狂让幽魔君主好似失控,而我挣扎不济,到最后竟是与他囫囵抱着在地上滚了数滚,我气喘吁吁,拼命抗拒,而幽无邪则强行分开我双股非让我跨坐他腰际,这厮粗鲁急切,甚至还来不及褪去我外袍就草草撩开我下摆,他一手探入我残损亵衣不住揉捏我双臀,“妖精,你以为你加了件外袍就能遮羞了?该死的连亵衣都破的不成样子了,瞧这两瓣小俏臀就好像白玉一般润,唔……,简直跟本尊五百年来夜夜梦境一模一样,龙衍,还记不记得当年龙池了,若是当年龙池边上本尊也能这么抱你一回,说不定你就不会走了,对不对?”

该死的,他都在胡说些什么啊?!

被他掐住腰臀我早已羞急到什么话也听不进,这一刻我低身以双手抵在他肩头,张口几至语无伦次,“你个笨蛋到底想做什么啊?万一我父皇追来……,幽无邪,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不放,我不放,就算你父皇追来了又怎样?天知道本尊等了五百年,早就等疯了!今天谁让你撩拨我的,老实告诉你,现在本尊早被你撩拨到连一时半刻也等不下去了,龙衍,宝贝,宝贝儿,本尊这就来疼你,这就来……”

幽无邪说着说着声息愈发粗重,今时他使力掰开我双臀,甚至那勃发的性/器灼烫不已,已堪堪抵于我腿间,而我心头大骇,说不出的羞耻与惊恐逼得我手足无措,言出混乱,“唔……,不,幽无邪,你不能这样,你听到没有,远处有雷声,我父皇他真的会追来,你,你放开啊!”

“放什么放,现在这个模样怎么放?别动,该死的别乱动,让本尊先替你……”,他说着一手探入我身后,可哪曾想不及我反应,这厮紧接着就将灼烫的性/器生生挤入我体内,“啊……!”

今夜发生所有早已让我停止思考,而今时这般刺激更是叫我失声惊呼,“唔,不,不,你放开,不,你放开我啊!”

幽无邪发了疯般顶弄我后/穴,直逼得我整个人俱陷于羞耻不堪,今时我止不住夹紧双股,更止不住腰肢乱颤,“不,不要啊……,我不要……”

毫无意义的拒绝好似全化成了淫/声浪/语,而幽无邪掐在我腰侧粗喘连连,“该死的妖精,以前总是端着龙帝架子死活与本尊横,想不到五百年一过这又纯又荡的,光听声音就逼得本尊快要发疯了,不要什么?不是你自己屁股夹得死紧么?”

被他顶弄到语不成句,到最后我喉间叱骂俱化为不知羞耻的娇吟低喘,再加上我双手毫无着力点,整个人竟只得随他动作而淫/乱扭摆,正是纠缠至不堪入目时,雷声渐近,龙啸愈明,我,我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父皇来时我一身的羞耻,在他眼中只怕是我跨坐于幽魔君主腰际淫/行媚语,虽说此刻外袍覆身尚能遮掩我与幽无邪交合之处,可是,可是……

父皇将我从幽无邪身上拽下时已是双目赤红,而幽无邪一瞬隐去形迹后还不知能不能有半条命存留,片刻间如死一般沉寂,我不敢抬首不敢出声,就听得父皇忽一声大吼道,“跪下,脱衣服!自己脱!”

作者有话要说:小幽圆了”龙池旧梦“,带着一身重伤回去再做“东海新梦”了(汗)

至于陛下的未来,只有。。。了--166阅读网

最新小说: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我杨过誓不断臂 酸梅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