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75 青琅归(下)

75 青琅归(下)(1 / 1)

夜半议事厅内灯火通明,有那么几次言语不合父皇几欲拂袖离去,而舅父几番拦阻几番强调,到最后五鼓三更天将大白,父皇推开门一眼注目于我,许久胶着,我抬首与其视线交汇不由得重重跪地,“父皇,儿臣恳请你放我回返人间!”

一语落地,良久无声,到最后父皇弯腰扶我,几番张口终是未语,到最后还是舅父近前先道,“好了衍儿,你先起来吧,你父皇已经答应先送你去东海灵场,嗯,你现在回去歇息片刻,一会儿我们启程。”

舅父如是言,我心下略略有底,然不及欣喜实未料一旁龙溯却突然大吼,“父皇,你怎么能够答应放手皇兄回返人间?你不是想他念他上千年么?!还有你舅父,你自己得不到你不要从中作梗啊,想当年皇兄千年在位,你还不是寻到了机会就赖在锦澜殿不肯走!”

“当年他是五灵至尊青龙帝,冷漠傲然如冰山,可是现在你们都看到了,他非但忘了从前的一切,甚至还身无灵力惹人爱怜,父皇,父皇其实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因为我能知道皇兄他到底会有多迷人,父皇,你别放皇兄走,我求你别放他走,他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父皇,从今往后我只求能够远远看着他,就像很多年前我一直都远远看着他,只要他身在锦澜殿,我只求他身在锦澜殿,父皇!”

龙溯一番抢白几近哭闹打滚,而父皇闻听则当下眉峰愈沉,此刻正是舅父挥袖欲斥龙溯时,父皇竟一摆手拦下舅父道,“好了龙渺,你也别太过分,龙溯虽然无礼,但他说的也都是实话,再说了现在朕不过是因为担心泱都灵息过盛,这才答应先送衍儿去东海,你少得意!”

父皇一语我心下一沉,一时间我抬首看他又看舅父,而舅父微微摇头示意我不必多话,却叫我本欲言语也只得无奈低首。少时我听言回返锦澜殿,谁曾想一路上竟为龙溯紧紧尾随,此刻这厮跟在我身后沉闷不语,不觉间倒好似唤回了我记忆中多年前那个不善言辞的年幼胞弟。

“龙溯,你可真当我是你哥哥?”

“皇兄,我从来都当你是我哥哥,我从来都是因为太爱你,皇兄,你知不知道这五百年来你不在帝位我心有多少惶恐?你知不知道我夜夜空守锦澜,我根本已经想你想到发疯!父皇冷酷无常,朝野举步维艰,皇兄,天知道我一天也不要做这什么白龙帝,我从来只想在你的庇佑下做我的定域亲王,皇兄,你回来好不好?你会恢复灵力的,天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希望你能恢复灵力,若是从前你青龙衍在位,那父皇和舅父都不该是你的对手,皇兄,你做回青龙帝好不好?臣弟什么也不想了,臣弟保证忠心不二,臣弟再也不敢冒犯你了……”

龙溯突然间言辞哀切,我只不自觉摇首轻叹,是么?既然青龙帝如此得人爱戴,那为什么多年前他们却要横加欺侮,几多摧折?算了算了,过去的事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忆起,或者直到现在我还在强迫自己去忘记,此刻我起身望尽锦澜,抬手抚过书案,只见得眼前故纸堆间朱笔批注,手边碧水丞内龙息环覆,唉……

启程去东海时,龙溯死活赖着要一同前往,本来他已被舅父斥回一旁,却不想到最后竟是父皇一言解围道,“好了好了,龙溯,你若真想去东海,那待会儿你自己去。”

撩开车幕父皇一把将我拽上龙辇,而此刻尚不及舅父跟随踏入,我只知小心翼翼僵立车门处,未几舅父登辇,我忙不迭地坐于他身旁,却不想父皇当下面色一沉,“衍儿,你到父皇身边来。”

心下几番不愿,可今时舅父抬眼看我只略一颔首并无出言,而我万般无奈只得听命父皇,此刻落座他身侧我不敢挨的太近,又不敢离的太远,天知道这一去千里,辗转颠簸,却要叫我如何诚惶诚恐,度日如年。

车厢内良久无人言语,我几次抬首但见舅父闭目凝思,而今时父皇与我并坐一侧,虽说他没有任何表态,但仍叫我精神紧张如临大敌,少时我不着痕迹欲往远处,可谁曾想正巧车马颠簸,直叫我足下不稳一头斜倒,“父皇,我自己起来!”

还不及父皇伸手触及我衣衫,我不自觉即高声抗拒,而此刻父皇显然为我一惊,舅父则更是睁开双目近身问询,一时间好一番尴尬无处收场,到最后父皇挑高眉峰干脆一把扯我入怀,他强行圈过我肩头直将我挣扎的五指全数交扣,更是抬高我下颚一语沉声道,“衍儿,父皇有那么可怕么?”

“没,没有,儿臣方才只是……”说不出理由,我不由得抬首求助舅父,可谁曾想今时我与舅父视线方一接触,父皇竟更是不悦道,“衍儿,父皇问你话,你看你舅父做甚?”

“父皇,你先放开我,如今儿臣业已弱冠成年,父皇你如此待我,这,这于礼不合。”壮着胆子我推开他只想离的远些,奈何话音落父皇却将我愈抱愈紧,此刻他凑近身来温热的鼻息拂于我颈间,再开口竟仿似如何也压不住内心翻涌的情感,“衍儿,你可知道父皇有多喜欢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么,你小时候胖嘟嘟的天天跟在你母后身边,见到父皇总是一脸不情不愿,那时候父皇在汲月潭陪你玩耍嬉戏,在泊光阁教你认书习字,等你长大后每夜每夜父皇都会去太子东宫守护你沉沉睡颜,宝贝,这世上父皇不比你母后疼你爱你少,宝贝,我的小宝贝,你喜不喜欢父皇?”

父皇突然如此问我,我心下一动却不知该如何作答,虽说年幼时候我记忆不清,可如今境地我实在是无法冷声应对,此刻我转身与父皇相对,一开口略有支吾道,“父皇,我,我也喜欢父皇,可是我是您的儿子,我对父皇的喜欢是对父亲的喜欢……”

言未毕,父皇略见苦笑,少时他抚过我面颊却是话锋一转道,“衍儿,若是今天父皇执意留你在灵界,你还会喜欢父皇么?”

不及我答话,父皇却是拥过我肩头,恨不得将我整个人都揉抱入怀,“衍儿,你告诉父皇,你到底想要什么,这世上只要是你想的,就没有父皇不能给的,宝贝,你舅父都与我说了,那所谓的人间不过是个幻境,而且还是血雨腥风的乱世江山,宝贝,你留在灵界,留在这盛世五灵,留在父皇身边有什么不好?”

父皇连声相询,直叫我纵有千般理由也仿似说不出个所以然,而此刻舅父在旁方欲打断,实不料父皇见我支吾竟是反手扣于我腕上覆身吻上我双唇,“衍儿,父皇若不肯放你走,父皇若强行留你在五灵,你会不会恨父皇?会不会?”

父皇强行启开我唇齿,如此一吻漫溢着他身为帝王的霸道与不容违逆,而今时今地我被他环在双臂间动弹不得,万般窘迫之际只知道舅父一步近前扯开父皇,又是无奈又是怒愤道,“龙洎,我不是都与你说过了,衍儿他回返人间是宿命,再说他又不是永远不回来,若是有一天他能全数恢复记忆,他会回来的!”

舅父所谓我全数恢复记忆不知具体所指,可今时父皇却始终不肯松开怀抱放我离去,这一时身处颠簸车厢,当着舅父之面父皇居然拥住我狂乱亲吻,而我羞恼无措不由连声求唤,“舅父,舅父,你快拉开父皇……”

“不许乱叫,再这么娇滴滴唤你舅父,小心他起了私心,到时候也不肯放你走!”

“玄龙洎!”

车厢内一团混乱,父皇与舅父几乎是将我拉来扯去,而我夹在其间如何动如何错,垂首父皇轻咬我耳朵,抬首又与舅父抱个满怀,到最后我满腹郁卒一身尴尬直恨不得撩开车幕跳将下去,我干脆凭自己两条腿走去东海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想要YY的请在此尽情YY,之后俺们就要继续走剧情了。。。。

最新小说: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我杨过誓不断臂 酸梅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