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84(1 / 1)

丹凤挥袖灯火尽灭,黑暗中我看不见他表情,只知他急急探手来解我衣衫,这厮掌心热烫一把掐上我腰际,而我本是斜倚床角一壁,这时候竟被他硬生生环过腰身,强拉着搂抱一起。

此刻我与他面对面身躯紧贴,我几乎是整个人都被强按着趴伏他胸前,虽说一团漆黑不至四目相对,可今时闻及他粗重声息,感受他火烫唇舌,我竟更觉羞惭懊恼,无所适从。我本意推拒,无奈又不便冷声,这一时焦急中我方欲撑榻起身,可丹凤撩开我衣衫掐我光裸腰际,更可恶我掌心无处着力,随手所触竟都是这厮烫到灼人的身躯。

每每一抬手我都会羞急收回,而这厮见我如此当即嗤嗤低笑,他甚至顺我动作一把捉过我手腕强行逼近,更是就势昂起头来一口舔上我半敞胸膛,“宝贝,别躲了,就这么大张床,不用眼睛看孤王也能将你上上下下都疼爱个遍……”

言语间丹凤动作益发情亵,方才他还只是搂抱亲吻,如今却益发与我四肢交迭,摩挲难耐,而我虽说平素□浅淡,活这么大连姑娘家的手也没牵过一二,可前时遭遇荒唐,今时只怕我再怎么自欺欺人也该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唉!

说实话前时被逼身在人下我每每羞愤难当,可今时面对丹凤我竟不知怎的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伤,我狠不下心断然拒绝,可一当如今与他裸裎相对,我却又说不出自己心头到底有多懊丧。这一时下肢交缠,丹凤已然揉捏至我双臀,而我心头一惊,只不自觉滚至床角,脱口急道,“百鸣兄,我是男的!”

我话音落,丹凤先一愣后不悦,此刻他就我动作忽一把将我强摁于壁,更是低笑了几声不知是何意味,“龙衍,你是不是又要不愿意?事到如今这等份上,你是不是又要强调自己没有龙阳之好?我告诉你,今天孤王等不及了,你不准给我说这些扫兴话!”

言出丹凤暴虐,他当下强扣我下颚吮吻啃咬,更是贴近厮磨强逼我感受他一身的**气息,而我心知此刻拒绝无异做作,最终腹内几番挣扎后我一横心回吻交缠,“百鸣兄,我,我用手帮你,好不好?”

说出这一句,做到这一步我几乎已至极限,还好现时黑暗中丹凤根本看不清我羞耻情态,而这一时不及他反应,我因怕他不允忙是贴上身躯与其相拥,面颊浅触,耳鬓轻磨,我压低了发颤的声音几近哀求,“百鸣兄,好不好?”

一闻我语,他任我动作却始终不发一言,而我得不到他表态端的是心下无底,片时回神,我只道这一刻灯火尽灭反正无须直面相对,干脆心一横也不怕自己笨手笨脚做足殷勤。

我当下弯腰,几乎是半伏他身前,任有多羞也只得伸手轻触他身体,今时我抚过他胸膛几番欲往下,奈何自己却早已难堪到手指发颤根本控制不住该如何动作。

片许僵持,丹凤早已声息粗重,忽然间他死死扣住我五指,更是跃坐起身强逼我碰他火烫□,而我脑中一白只知顺他意以掌心包覆,此时此刻即便他凑近身来舔我面颊,甚至他低下头去咬我乳/尖,我都只是压下满腹羞臊尽量不去推拒,然而今时这厮得寸进尺,他非但强摁这我手替他纾解**,更是将我胸前一对乳/尖吮吻至咂咂作响,甚至还不知是何语气道,“五百年了,龙衍,你到底是真的能够接受孤王,还是只是学会了卖乖哄我?前时你身回五灵,你到底是怎么回来的,有没有人对你怎么样?”

他一问实在莫名,而我心头一凛几至无从反应,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卖乖哄他?事至如此,若非他一往情深,痴缠至今,有什么人需要我青龙衍半褪衣衫,做尽温情?!更可气他还问我如何从灵界身返人间,什么叫有没有人对我怎么样,他到底什么意思?!

也不知是否因身在灵界曾有过一夜难以启齿,如今被他一问我当场愤懑几至暴跳,今时我一把推开他去冷声整衣,“好了,睡!”

黑暗中我越过他去翻身下榻,奈何羽帝拽过我手又将我往床榻上死死摁下,“凤百鸣,你放开!我告诉你,从前我身为青龙帝,不知道倒了什么大霉才与尔等纠葛不清,今生我虽未曾身临帝位,但我公子衍堂堂男儿,心怀天下,我从不须要卖乖哄谁!”

一语吼过,丹凤知我恼怒,此刻他环过我腰身硬将我拽回榻上,更是一口吻在我耳廓连声劝哄,“好了好了,是孤王问错了,孤王只是喜极疑惑,宝贝,别生气,别生气……”

别生气?

今天在他面前我一整天低声下气,这满腹的恼怒积郁至今,却叫我怎么不生气?

甩袖起身,黑暗中我跌跌撞撞直往远处,也不知是磕翻了茶案还是踢倒了几凳,反正一瞬间哗啦作响,直叫丹凤忙是燃起火灵灯,随后急追道,“宝贝,你发这么大脾气做甚,孤王不过是随便一问,大半夜你这是要往哪儿去?”

心头烦闷,事实上为他一问我之所以会暴怒莫名,远不止是气他疑心,实在是我自己……,若说我能真心接受他,恐怕有些言过其实,可既然不是真心,那方才我又为何要在榻上做出那许多婉转暧昧?!

我简直糟糕透了!

既然身长七尺,男儿担当,那我到底是何时学的这般婆婆妈妈,欲据还迎?既然身无龙阳之癖,那我又怎能不顾脸面做出这许多羞耻之举?

愈想愈难堪,我自觉无颜,一时只想推门远去,而丹凤当下扯过我衣衫,他似见愠怒似带玩笑,“怎么回事?皇帝不做了,脾气还是一样大,怎么孤王就说错了一句话,你这就要将我一个人晾在床上?”

“好了,宝贝,我们继续,嗯?”

羽帝劝哄,我不由更为火大,这一时我斥开他去端的恼火,正是转身拉开房门,踏足直前……

房门一开我还想再呵斥丹凤几句让他早回五灵,哪曾想倏忽间羽帝面色大变,我却是斜步一头撞入不知是谁怀中。初时抬首我满腹狐疑,可一当目光触及来人我只怕比丹凤面色更见不对,天知道此刻门外来客一袭云纹袍,他拧过我手腕森森然直念道,“公子衍,呵呵,公子衍……”

作者有话要说:陛下很挣扎,其实小鸟你真的很不会哄,不过没关系,禽兽长这就来给你垫底--

陛下半推半就,小鸟其实还不满足,他想要陛下真心接受他,爱他,所以他才会问出疑惑,而陛下被他一问马上就觉得是自己婆婆妈妈,拒绝的不彻底==

陛下失去前世记忆,本来比前世对情事的接受程度要高许多,但是……

反正小鸟和陛下之间到了感情的最后一坎,能过去小鸟你就修成正果,不能过去希望你也不要跟禽兽长一路杯具==

————————————————————

肉肯定会有。166阅读网

最新小说: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天龙八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酸梅 混沌雷修 我杨过誓不断臂 仙家有田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