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一声叹(1 / 1)

【此处省略(夜**),请至蟹堂观看,或至微盘下载,或留邮箱。】

被丹凤一双火翼拢在怀中,若不是攀附他臂膀我已双足发软,站立不住,而此刻死一般静默,片时麒麟沉步近前,“公子衍,这世上还有哪个比你不要脸!”

他称呼我为公子衍,我当下更觉难堪,而今时丹凤一双羽翼拢我愈紧,劈口竟接道,“麒麟鼎华,你才不要脸!孤与龙帝陛下两情相悦,夜半缠绵,要你指手划脚,妄言指摘?!”

斥毕麒麟,丹凤转而朝我,此刻他不顾我垂首羞恼,竟是双手捧起我面庞旁若无人呢喃深吻,“宝贝,你我恩爱何须顾及他人目光,今天这一场欢爱叫麒麟看见了有什么不好,你告诉他,孤王要留在人间陪你一生一世,你我双宿双飞,江海逍遥,让他灵兽长机关算尽,空享一世天下好了!”

丹凤劝哄,我有意反驳却不知该如何反驳,而今时麒麟见我与丹凤一场欢好后还在软语温存,当下已仿似出离愤怒,“放屁!龙衍,你贵为太祖后嗣,真龙嫡血,不是心存壮志要一统天下么?前时渭南炵关一争高下,你别以为本座不知道那忠昭王是你嫡系族兄,他费多少周折难道还不是为了你而拥兵自重?!”

“龙衍,本座许是与你有缘,第一眼见你就心存爱慕,百般难解,虽说时至今日我还忆不起禁地中你我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是本座相信,我相信我自己做了什么那也都是因为太爱你,我对你的爱,我麒麟鼎华,我……”

麒麟急声言语,说到一半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又不知是想不起什么,这一时他低头去看他自己满手鲜血,颠三倒四不知在说些什么,“你说在禁地中本座自称灵兽长,灵兽长……,我能撕开火灵壁,龙衍!本座爱你绝非一生一世,本座为了你,为了你连五灵界的江山都不要了,为了你本座一时忆起一时忆不起,一时是人一时已好比是鬼,可是你,你居然跟丹凤在我面前……,你如此这般到底是恨我恨到了什么地步?!”

一瞬间麒麟神情恍惚,甚至连脚步都有些虚浮,此刻他近前来直直看我,实在是看得我心底发毛不得不埋首于丹凤怀中,可谁曾想今时我愈是不愿面对,麒麟却愈是疯狂,他忽向前来扯我手臂,那掌心白光氤氲,天知道是不是又变回了禁地中那个灵兽长?!

见他如此我心头大骇,混乱中竟只知急唤丹凤,“百鸣兄,我们走,我们快走!”

“龙衍,你别怕!从前这厮就口口声声爱你爱你,可是到最后,就是他联合你那不成器的弟弟拔你龙角,毁你江山,他囚你辱你,恶行做尽,那时至今日,他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你?!自锁灵塚是活该,算尽心思,丢光灵力更是活该!”

言出,丹凤羽翼流光益发护我于怀中,他转向麒麟嗤声冷语,“孤王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的,不过孤王告诉你一句,现如今青龙帝也好,公子衍也罢,那都是孤王我一个人的,你麒麟鼎华休想碰他一根手指头!”

羽帝炎火灵凌厉,百越族长自是无从相争,他虽不能算是凡人,可今时他的确身无灵力,而这一刻这族长大人完全不理会羽帝,只依然狠狠注目于我,“青龙帝也好,公子衍也罢,都不可能是依附别人的小妖精!龙衍,你前时与本座百越相逢好似偶遇,可是你一手与我百越治水,拖住我大半国力难下中原,后又救金羽王脱困,我不知道你与那金羽如歌结交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炵关相争,那金羽王显然举棋不定,手下留情。怎的?你这才经营了几步江山大计,居然就要跟这个么妖怪江海余生了?你开什么玩笑!”

说着说着麒麟提及天下势,而我闻他臆想扭曲顿时心中愤懑,什么叫我与他治水是为了拖住他大半国力,更可恨他居然说我与金羽王相交是别有用心,怎么可能?

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我明明只是一介山野村民!

多少事说不清,而今时今地我根本也不想与他说清,这一刻我紧攥丹凤衣襟,“百鸣兄,快带我走,我们快走!”

我如此求告丹凤,本以为他展开羽翼瞬及即可带我远离,可蓦然间身后忽传人言,是谁的声音?怎么好像是锦鲤?

“金羽王你等等,上次我与龙衍公子途经云阳,并非宿在此店中,哎,他在东海送羽帝回返,可能还没来的及赶至云阳呢!”

锦鲤如何会带着金羽王前来云阳?金羽兄在哪里?

被丹凤拢在羽翼之中,我衣衫凌乱,满身放浪,这一时竟听到门外传来金羽王温雅嗓音淡淡的却好似不带任何感情,他在唤我,他可是在唤我?他唤我什么,“公子衍”?

“公子衍,龙衍……”

转身相对,我一颗心如堕冰窖,天知道自东海一别,我心中百般记挂于他,可今时相对我却张口一句无言。而此刻金羽王半步在外,半步入内,他定定看我,一语轻笑,“你真的是公子衍?你真的爱上了羽帝凤百鸣?你我相交,你自忠昭王手中救我脱困,呵,炵关相助,忠昭王却原来是你的族兄?呵呵,龙衍,本王真的糊涂了……”

“如歌,不是那么回事!前时东海一夜,你该知道我身处异界,那炵关之战我没有插手,忠昭王是我族兄没错,可是我之前根本不知道!”

急切欲辩,我推开丹凤甚至都顾不及自己衣不蔽体羞耻情态,可如歌一见这般只怕是傻瓜也明白我必是与丹凤做下过多少缠绵,今时他面上一哂,摇首长叹,“海外异界,本王明白,你来自海外异界,羽帝陛下也来自海外异界,你是羽帝陛下的爱人,你是传说中的至尊龙帝,本王明白,本王都明白……”

他喃喃苦笑,实不知是何意味,而我自问当夜东海别苑,他明明来寻过我,可为什么事到如今,他说的这些话竟好似漫溢着多少自嘲多少无奈?此刻我胸中打鼓根本已不知所措,而麒麟忽一声冷笑,居然落井下石讽刺我道,“怎么不走了,金羽王一到,龙衍公子你怎么不求你的羽帝好哥哥带你走了?!”

麒麟言出,金羽王一听说什么羽帝好哥哥,当即更是面色一变,此刻他看我再看羽帝,方欲言语又是摇头,而丹凤性躁急急将我护在身后,“好了金鸾,孤早就对你说过龙衍不是凡人,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龙衍公子,他是龙帝至尊!”

“不,我只是一介凡人,金羽兄,我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我与你相交相识是缘分,我是公子衍没错,可是我……”

混乱下愈说愈乱,而这一时丹凤死拽着我不放不依,甚至突然间锦鲤气喘吁吁沿客栈楼梯而上,他一见我与羽帝纠缠当下大惊,“龙衍公子,你怎么没送羽帝走?!”

“锦鲤,你们陛下爱上孤王了,孤王不走了!”

言至此,不及锦鲤反应金羽王却是一阵发笑,此刻他一眼看我转身而去,金衣渐远,锦带飘摇,“龙衍,有些事本王明白,你与羽帝陛下……”

他话未完,一闪身稍纵即逝,而他身侧鸾鸟回眸望我,引颈长鸣,此刻金鸾鸟远去天际,一如许多年前,许多年前我亲手送他远去……

我没有去追,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追。

就算我不是青龙帝,对,就算我只是公子衍,那我今生也注定与他为敌。若想一统天下,那金羽门是绊脚石,若以后我身临帝位,回复龙身,那就更不可能纠缠于儿女常情,呵呵,我明明七尺男儿,心存高远,那为何现在我会在此处想这些有的没的?

金羽兄待我如知交故友,可是我却因身份改换已给他带来莫大难处,百越族长方才道前时金羽王于炵关一战举棋不定,手下留情,其实他不该因我而坏了江山大事。如若他与我注定为敌,那还不如今时断个痛快,日后他是他的金羽王,我是我的公子衍,逐鹿中原,但凭实力!他对我断了情意,我对他……

我明明都曾为了他在父皇面前哭求哀告,我明明都曾为了他不顾自己廉耻尊严……

罢!

耽于私情,还谈什么壮志雄心,当断不断,又如何走得了帝王路?

眼见金羽王离去,我真的是足下一软站立不住,这一刻栽倒于地我忽的暴喝,“锦鲤,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大误会,大杯具。

个中多少情由细节,且听下回分解。

最新小说: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杨过誓不断臂 非凡人生 我可以爆修为 天龙八部 酸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