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雪中炭(1 / 1)

冷丘荒芜,人迹萧疏,此处原本是北天治下最南边陲,人口不足万,城防无高墙,今时我随锦鲤行至城门,只见整座城池俱成营寨,四角战旗皆现夔纹,嗯,看来应夔率部至此已略作安顿,就不知六万兵将驻扎,这小小冷丘城可供的起给养?

随锦鲤一路疾步,方入城门即闻一众喧哗,此刻城楼下兵士围列,天哪,这是在做什么?怎么兵营中布起行刑场,忠昭王这是要处决什么人?

兵士静默,百姓哭喊,这一时不及详问情况,我纵身跃前只见十数人为精兵押跪刑台,这十数人皆为平民,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甚至其中还不乏老弱妇孺,而刑台上号令官大约为忠昭王副将,此刻他挥手略见难色,正是朝四围百姓厉声道,“众位听着,日后若再有人敢私自逃离冷丘城,无论兵士平民,一律处斩!”

言出令下,眼见十数人即成刀下亡魂,而来时途中我已心忧冷丘城小,六万兵马驻扎单粮草就无从供给,果不其然,如今兵临城中才几天,居然已有民众惶恐逃离……

不及深思,抢在刀斧手前我高声大喝,“住手!”

百姓惶恐,必有因由,若是兵士出逃尚能以军法处置,但如此严苛待民,岂非暴虐?!

刑场上本即混乱,如今更因我横阻而失了方寸,此刻不及那将军反应,我一纵身跃上刑台,“老弱妇孺,纵是离去冷丘,投亲靠友,那又何罪至死?!”

忽生变故,这刑台上将军方是怒目看我,然不及他动武发作,锦鲤已一步跟上,“将军莫误会,这位可是公子龙衍,你快快去叫忠昭王出城一见,快去!”

斩刑受阻,四围民众愈显惶惑,少时不仅应夔兄长匆匆赶至,甚至连螭烺老师也一并前来,此刻老师见我立于刑台妄言指摘,当即火冒三丈,“龙衍,你给我先下来!”

冷丘情势惨淡,远过初时我心中所想,事实上月前忠昭王率部至此,虽说击退北天少许驻兵不成问题,但先前渭南一战,军心疲怠,再加上粮饷拮据,大军至此即大肆征收税粮,即便如此,六万残兵的给养仍然供应不足,短短数日内逃兵逃民接二连三,整个冷丘人心惶惶……

老师将我拽至一旁怒声数落,他告诉我而今状况,若再无严令,那冷丘城早晚城空人散,莫提入冬后北天诸侯南下,只怕是夏至未及,只消龙廷几次滋扰,我等就招架不住了。而我心知老师谈兵论道,从来严苛手辣,如今他下令全城禁严,也许短时内能减少平民逃亡,但长此以往,难道能真正解决粮饷不足的问题?难道能真正安抚六万军心?!

古有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未得天下先失道,这万万不可!

一番争论,我执意撤令斩刑,而刑台上行刑官得令不决,螭烺老师与我在大帐中更是各执一词,许是我先助金羽王对敌炵关,后又失踪一整年,而今老师简直恨不得狠狠扇我一巴掌,他冷着脸直骂我道,“龙衍,你口口声声不能失道于民,不错,书上说的都是当年我教你的,可是你知不知道凡事不能教条,如今状况,难道你还真等着一城平民全逃空了不成?!你可知冷丘是你逐鹿天下的最后希望,若非当初你助战金羽王,得罪百越族长,现而今你兄长早就占下了渭南千里,何至于退避于此,还要听你啰嗦这得道失道!”

老师如此愤懑,我并非不解,可当初错已铸成,对,是我不该相助金羽王,可是,可是今天,这一众平民断然斩不得!

我固执己见,螭烺老师显然已恨铁不成钢,到最后他大怒骂我,“该交恶的不交恶,该交好的不交好,百越族长开罪不起你偏要开罪,金羽王相助不得你偏要相助,好,现在这一手烂摊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老师拂袖离去,忠昭王近前愈劝,而我按下心绪一摆手只道,“兄长不必多言,你去将今天刑场中那十数平民带上前来,先让我问问他们为何要逃。”

出逃平民方才刀口捡回一命,今时被精兵押来时尚是惊魂未定,他等其中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一时不及我开口,他已在一旁长吁短叹,道什么冷丘从来是被屠城的命,早死晚死俱逃不过一个死字……

咦,此话怎讲?

冷丘虽处边陲,据说原本也属龙廷直辖,只可惜数十年前北天蛮族南下中原,龙廷迎战不力,连累整个城池血洗被屠,那之后龙廷与北天分地而治,冷丘纳属北天治下,自此人迹萧条,民不聊生。甚至那老丈长叹,说今时忠昭王占下冷丘,他等原以为是朝廷有心收复失地,谁料想所谓嫡血正宗,居然横征暴敛,比那蛮族犹有过之,再说了,若时至越冬,北天诸侯再临冷丘,显而易见,只怕此地会再遭血洗。

平民忧虑,无非吃穿住行,更何况如今情况,他等不过意在保命,说实话,今时我听这老丈长叹叫苦,心下真真不是滋味。想来冷丘连接北地,原属龙朝辖下,该是何等繁华?唉,莫道那龙廷无能,割地于人,就连今时枉我号称嫡血正宗,到头来兵临城下,竟只带来了横征暴敛,人心惶惶……

不可,万万不可!

冷丘城中人口不足万,纵邻近乡里再有余粮,也供不起六万大军,而今时暮春初种,即便秋收颇丰,到时候还是会粮草不足,这,这该如何是好?

平民决不可滥杀,但放任逃离亦属下策,此刻我唤人先将那老丈等安顿一旁,当即向应夔兄长问询道,“兄长,而今境况,你手中粮饷还能撑得几时?你帐下这六万兵卒,亲兵几万,骑兵几万,步兵又几万?”

我详问仔细,其实是有意保存最精锐,而兄长一听我问话,端的是愁眉苦脸道,“贤弟有所不知,初来冷丘时还能有六万,如今人心不稳,粮饷至多再撑一两月,事实上以本王估算,真正能撑到北天诸侯进犯时,大约能剩三两万不错了。”

应夔苦恼,言辞中也略略提起螭烺老师带兵太过严厉,可今时民众出逃,若连带逃兵增多,六万逃去三两万,这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不行,与其有那一天,不如现在就发饷银遣散,只须保留最精锐部队,月余养兵操练,必须在越冬前往南再下一城!

一手的烂摊子总要着手处理,只可惜而今就算只保留三万精锐,忠昭王手头粮饷也撑不到秋收时节,况且遣散尚需资费,这……,难道现在就要硬着头皮再起征战?

不等龙廷滋扰,我等先发制人?

数日难决心思,想来想去左右不妥,而螭烺老师因与我争执好生气闷,这数日来竟未再理我一句,再说今时冷丘城内民众观望,虽未再有出逃事件,然北地荒城,苍凉惶恐的气氛却一日浓过一日,不妙不妙,真真愁杀人也。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亦或许那南海国主真该是我命中贵人,却说冷丘城中数日惨淡,是日午时白暨正是自云阳赶回冷丘,说起来月前我曾让他代我备礼拜访九翼王,可后来不知怎的,叔叔亲临百越助我脱困,想不到,想不到今时今地小白回来时竟告诉我南海国主对于不能助我云阳举义深感遗憾,此番他特地委托白暨给我带回大笔金银资费,权当他身为长辈的一番心意。

叔叔……

人总说金银资费身外之物,殊不知今天这于我根本是雪中送炭,说实话闻此讯息,我心下大喜更添感慨,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南海国主这般大恩,我只知举事在今时,豪气忽万丈,“小白,你去告诉应夔兄长,让他传令召集全城兵士百姓,我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要说:钱有了,还愁粮==

————————————

陛下会好好体会什么叫“举步维艰”……

从前是青龙帝,何时愁过钱与粮,今生是公子衍,却要在夹缝中壮大自己的力量==

PS:北天诸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屠城==||||||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杨过誓不断臂 我可以爆修为 酸梅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