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13 心绪宁

113 心绪宁(1 / 1)

西崛岭一夜难堪,自此后无人敢于我面前重提,而经此一议,难得那章吼还能遵照先前协定,粮草借购与开通水道一一照行,至于冷丘之东,虺己久攻不下,至此看来,前线危局显已松动不少。

数日后,我自西崛岭回返冷丘,锦鲤则随我身侧半句不敢多说,而应夔兄长来迎先略略提及战事,他告诉我那虺己态度摇摆,或许因担忧一战僵局而导致自己受罚削职,这位龙廷重臣竟好似有意无意间对我投出了橄榄枝……

哦?一朝情势生变,怎的处处都变得对我有利起来?

然而我却无来由的心下不安。

当晚用膳,应夔兄长与我长谈战局,席上未曾寒暄几句,他即问起西崛岭一议,“贤弟,本王听凌水先生说,他说西崛岭你与那百越援兵言语不合,据说你还曾相遇金羽王……,贤弟,说起这金羽王,为兄实在是弄不明白,此番那平城先是你让给了他,可未几日他却又不声不响悉数退兵,这,你可是与他有过什么协定?”

忠昭王如此疑问,实在叫我难以回答,事实上我与如歌哪有什么协定,只怕是我与他之间情丝错结早已说不清,此刻闪神,我抬首不语,而应夔兄长见我为难之状并未追问,他岔开话题再一句却道,“还有,那百越族既然已与我等结盟,可为何西崛岭贤弟却会与那百越大宗亲一言不合,几至僵局?”

西崛岭是那章吼太过无礼,可那种难堪我根本无法言说,而今时面对兄长疑惑,我居然连半句话都支吾不出,少时沉默,我自觉尴尬,不由得低下头去一饮杯中酒,“兄长,我……,你说我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公子衍了?”

一言尽,却道不尽我心头苦闷,而忠昭王见我答非所问益发疑惑,“贤弟,你可是如假包换的公子衍,今天怎么说出这等话来?本王听闻西崛岭……,贤弟,如今大局,对我等已是极为有利,只要冷丘安定,你即可坐拥一方诸侯之势,要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是外界有些不中听的流言蜚语,你大可不必放在心头么!”

流言蜚语?

又有什么流言蜚语?!

罢,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起来西崛岭一夜都怪我自己处理不当,颜面失尽,好了好了,不再提了!

当晚长谈,之后我对金羽门避而不提,至于百越族也只是聊表一议,我只对忠昭王说起冷丘建制,但凡冷丘城体恢复,一来寒冬至时北天诸侯不足惧,二来龙廷遣将虺己则更不足惧,至于那虺己态度暧昧,我只一笑提点应夔道,“晾着他,若他对我等示好,我等便与他示好,若他无真心,那我等少许敷衍足矣。”

谈起政务,尚能叫我暂时将苦恼抛诸脑后,而当日夜深,忠昭王起身做别,大约因我状态不对他总也不放心,到最后竟对我一句道,“贤弟,不管现在金羽门,百越族于你是敌是友,但日后终归是敌,有些事当断则断,千万不可耽于私情。至于外界恶意传言,贤弟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往后若有什么为难之事,你告诉为兄,我去替你解决。”

兄长善意,我自是明了,无奈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间事我以为我尚有能力掌控,就怕到时候人间牵累灵界,才真正要一团乱麻,扯也扯不清……

作别忠昭王,当晚榻上我久思难睡,大半夜的爬起身来灯下作书,“如歌……”,不,不,还是称呼“金羽兄”妥当,几番提笔,几番难下,几番落笔,几番不当,到最后东方发白,黎明即近,我只知书案旁散落废纸一堆,我居然连一封书信都不知从何说起……

“龙衍!”

半夜不眠,晨起时我趴伏案上是被白暨自门外喝醒的,事实上这些天来我总也陷在与金羽王对立之苦闷中,倒好似忘光了其他所有事。想起来战前小白本在冷丘陪我,可西崛岭回返我却未见他半□影,直至今时小白怒气冲冲推门而入,“啊,小白,你这是……,你怎么把碧螺青玳给带来了?你回东海去了?!”

“陛下。”

“陛下万安。”

我一问出未见小白答话,倒是碧螺青玳欠身行礼,而我一是不解一是气闷,当下又问道,

“小白,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把她们姑娘家往这前线战场上带?!”

“哼,我若是再不给你带来碧螺青玳,我看你连你自己是谁都快忘了!”

“小白,你什么意思?”

白暨一语好似强压多少怒意,而我一时不解亦不免气闷,半刻僵持,他一眼扫过书案旁被我团成废纸的书信,他近前拆看,大约连着几封都看到我那变来变去的称谓,“如歌”,“金羽兄”抑或“金羽王”……

不知怎的,如此情形为他所见,我蓦然尴尬竟至于面上发烫,而小白抬眼看我不知是何表情,或许他闻听我在那西崛岭一夜难堪,或许他对我更有其他不满,当下竟是面色一沉道,“龙衍,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

难言的沉默让我自觉无颜,到最后还是碧螺低身替我收整这一团杂乱的书案,“陛下,白暨大人也是好意让奴婢二人随侍陛□边,你看我与青玳一不在,你这房内都乱得不成样子了。若是有什么要事商谈,白暨大人不如与陛下出外走走,我与青玳也好快些收拾书案。”

碧螺解围,白暨却不成情,今时他一甩袖跨门而出,只留下我一人原地无奈,我是张口不是,闭口不是,只听得青玳一旁咋舌道,“陛下,白暨大人好大的脾气,虽说从前陛下就一直待他恩宠有加,不过……,白暨大人从前不高兴也不会说,可现在……”

青玳言未尽吐了吐舌头,而我自嘲无语,只在心底苦笑道,“也好也好,碧螺青玳在我身边,我大概真的能清醒些,要知道中原逐鹿尚在伊始,五灵回返则更是路途遥远……”

我自我解嘲,摇摇头只对青玳笑道,“青玳,这里是人间,小白不以为我是君他是臣,他可一直当我是顽劣不可救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弟弟呢。”

不过仔细一想,我还真不明白小白为何会如此生气,直到后来,冷丘城外他执意离去,直到他指着我鼻子大骂,“龙衍,你要自重!上回炵关之争就有人传言你与金羽王不清不楚,而今你可知天下人传什么?传你以色惑人,先是金羽王,再是百越族长,你是堂堂男儿,就算是争天下,也不能不折手段!”

白暨如此误解我近乎语塞,然他怒在头上接口更是指责,“你别给我辩解!忠昭王,凌水先生他们相信你是为人造谣中伤,但我不相信!你与金羽王私情不断肯定是真的,你与百越族长牵扯不清也不会有假,还有那个异界羽帝呢!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下山后你到底招惹了多少人,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到底有没有言行不当,你还有没有一点要做皇帝的样子?!”

小白说到这儿几近大吼,而我跟在他身后,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到最后他转身离去,冷冷只道,“上回平城你非要让给金羽王,螭烺老师气到说不出话,现在老师担心冷丘受挟,不惜远赴北天为你奔走,可你呢?你居然满脑子还都是跟你的金羽王卿卿我我……,龙衍,你好自为之!”

白暨说走真的就走了,任我如何挽留也留不住,甚至我问他去往何方,他竟然一甩衣袖胡诌道,“我回淮川!”

“小白,淮川在哪儿?”

“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大白是因为陛下对如歌的钟情而彻底愤怒了==

带来碧螺青玳的用意,其实是大白想提醒陛下,你应该喜欢女人的……

大白对陛下的爱太过隐晦,很纠结。

陛下与如歌的感情,大多阻力。

OK,今天开始,不防盗,力争日更。

愿意捧场的请捧场,要忘掉此文的也不必为难,请痛快忘掉。

当然,多一分留言多一分动力,多一分看盗文,多一分伤害。

但不管怎么说,我绝对不会坑,就算为了我自己,也得写完啊,哈哈。

最新小说: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 我杨过誓不断臂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天龙八部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酸梅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