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24 裂隙弭

124 裂隙弭(1 / 1)

“右护法有要务在身,本尊送你回去!”

我言出寻血殇,哪曾想竟叫幽无邪蛮横打断,此刻这幽魔君主目露凶光只恨不得将我身上盯出两个洞,更是一把拽过手阴恻恻道,“本尊亲自送你走。”

他突如其来态度恶劣,直叫我一见呆愣,片时回神我下意识扯开他手连连抗拒,“不敢劳幽魔君主大驾,有右护法送我就行。”

众目睽睽下,我与幽无邪拉扯不断,体统全无,这一时我愈是抗拒他则愈是得劲,到最后直叫我怒上心头大喝道,“你给我放开,我就要血殇送我回去!”

一语出我自觉难堪,而四围众人闻听后竟至于惊愕半刻,半刻后幽无邪面色极度阴沉,堪堪即要化作灵息将我一瞬带过,尚好今时麒麟在场,若非灵兽长助我稳住身形,就这一瞬,我都不知道已经被幽魔君主掳至何处了。

麒麟一手托在我腰际,面上已不知是何表情,此刻灵兽长干笑了几声,却对我故作温言道,“好了好了,若不然本座自灵塚送你回去,好不好?”

回身相对,一见麒麟这般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我脑中登时警铃大作,“不必了!”

陌阳渡前大浪方退,想不到今日我助他灵兽族与幽魔族退敌后竟至于自己退无可退,未几僵持,右护法近前跪伏于幽魔君主身前,“君上,今日解围全仗龙帝陛下一力相助,既然龙帝陛下原是由属下带来灵界,那属下确有责任将他毫发无伤送回人间,君上,还请你恩准。”

血殇直言请求,原本合情合理,无奈幽无邪蛮不讲理,别有用心,此刻他闻听血殇言语竟只是连声冷笑,而我万般无奈不由得一眼看向麒麟……

与灵兽长目光交接我始终未发一语,而这厮心知肚明却将视线追着我意味不明,半晌,麒麟近前来状若无奈,一开口却道,“幽魔君主,今日陌阳渡一战,首先本座要感谢你幽魔族众将士鼎力相助,当然,本座更要感谢右护法于千钧一发之际请来了龙帝陛下,你看,现在龙帝陛下都发话了让右护法送他回去,你若是执意不允,万一玄龙帝追来……,呵呵,那到时候你我都担待不起,再者,这里好歹还是陌阳渡,要不你就给本座个面子,让龙帝陛下遂了心愿?难得他如此倾心右护法。”

一席话灵兽长说的好生不是滋味,尤其最后一句几乎是阴阳怪气,而幽魔君主一闻即要发作,只不过麒麟话中软硬兼施,此刻他二人相互牵制,幽无邪一时无法,只冷哼了一声恨不得将我皮都扒个干净,而麒麟一番话冠冕堂皇,到最后竟又来一句道,“龙衍,没事的,今天你先回去,过几天我们人间再叙。”

……

麒麟一语,我心下一沉,未及回应那幽无邪竟也不甘示弱道,“也好也好,既然灵界叙不成,那本尊也去人间与你再叙。”

他二人之语听在耳中仿若威胁,而我一甩袖只恨不得将这一众不堪统统俱甩于脑后,最终,血殇随我沿连云川往东直下龙池,至于那陌阳渡渡口则依旧混乱一团,更有甚者,方才那莫名其妙闯出来的平远将军还在连声唤我……,嗐,简直荒唐之至。

一路往东,右护法以幽魔息助我疾行,直至行去数百里他方停下脚步,“龙帝陛下……”

血殇唤我,我这才回神,却说方才麒麟与幽无邪俱是语出威胁,其实麒麟若回人间即为百越族长,对于他,我倒并不十分担心,反倒是幽无邪难以对付,说起来今夜我与他解水族之困,可是人间北军围攻冷丘,我若是不能断了龙池裂隙之祸,恐怕这厮终难罢休。

一路上思虑不止,一想起现在就连青芒都不在我手,我真怕自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右护法,你叫我?”

蓦然回首,我本是朝血殇微微一笑,可一想起方才烦心事却又止不住轻声一叹,而血殇好似知我因何心烦,今时倒一语试探道,“龙帝陛下,现在人间的事你不必担心,其实只要君上他本人身在五灵,那人间就不可能会有任何幽魔族裔存在,我想方才他急追你我时想必已带回了所有侍从。”

“还有,龙帝陛下,你放心,此番送你回返后我一定会尽力劝说君上,让他不要再去人间为难你,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其实……”

其实什么,右护法欲言又止,而我并非傻瓜,事实上幽无邪对我之荒唐心思我并非一毫不知,只不过所谓爱就必须两情相悦,莫谈龙阳之好有违伦常,莫谈他幽无邪蛮横无耻,纵我不在乎伦常,纵是五百年前我与他真的有过什么瓜葛,那也必须等我恢复记忆后再一并算个清楚。

右护法言出未有后话,片许尴尬,我一笑岔开话题道,“右护法,这次若非得你相助,我恐怕难以脱身,只是现在牵累你得罪幽魔君主,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我实言感慨,血殇却立时摆手示意我不必介怀,他原是神情冷峻,此刻倒颇有些自嘲道,“没事,我得罪君上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事到如今,多得罪几次也无妨。”

“哦?”

听他此语我本有疑惑,可一想起方才幽无邪所言种种,只怕这右护法从前得罪幽魔君主,十之□亦是因为我。一念至此,我当下尴尬,原本还想问些五百年前旧事情,到如今却只得讪讪作罢道,“血殇,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再行时我与右护法谁也没再说话,他好似惯于沉默,而我却一路窘迫,直至行至那龙池裂隙处……

裂隙不消,终为祸患,此刻立于入口处我不觉回望右护法,而血殇察觉我询问之意当下近前,“龙帝陛下,龙池裂隙原为灵场固有,我想这应该不是我们君上所为,其实多年前我曾有耳闻,都说龙池秘境与龙帝陛下你息息相关,既如此,今日若想平复灵场,消弭裂隙,只能靠你自己了。”

右护法一语道出消弭裂隙乃平复灵场,而我闻听沉思,嗯,想起来前时自东海复还人间,北境长老曾教习我如何催灵青琅,也对,如今还有青琅在我手中,既然在东海这玉戒有撕裂灵场、导引通行之能,或许在龙池,它亦有消弭裂隙、平复灵场之效。

但愿如此。

心下略作思忖,我举步欲往龙池,此刻右护法仍随我身后,我本欲出言与他道谢话别,然他始终不发一语,只一双眸子默默注视于我,却叫我止步不前,心生犹豫,“血殇,我,我还会回来的。”

面对右护法,不知怎的我竟好似突然不会说话一般,而此言出,血殇当下神情一缓,今时他颔首目送于我,竟叫我面上一热颇为无措,到最后我转身径往龙池,血殇则数步近前,“龙衍……”

他低声唤我名讳,一双臂膀更是将我紧紧抱住,而我一惊转身,未及言语恰与他面颊相贴,唇齿轻触,“龙衍,多保重。”

或许右护法只是临别道珍重,可今时情境我却止不住面色通红,“嗯,血殇,你也多保重。”

作者有话要说:临别道珍重,呵呵,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请假到本周五】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可以爆修为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酸梅 我杨过誓不断臂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