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36 风浪息(上)

136 风浪息(上)(1 / 1)

再醒来时不知今夕是夕,何月何年,事实上我脑中混沌,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糊涂了好些天,而此刻坐起身来揉揉双眼,欸,我的眼睛什么时候好了?

惊诧远大过喜悦,此刻我急急环顾四围,不曾想竟未见一人,反倒是一眼瞥过榻旁,不对啊,我的青芒剑怎么会出现在此间?

青芒斜插于地,微光冷冽,龙吟浅浅,而我下榻近前,失神好半晌方才忆起昨夜情乱,青芒?这……,不对不对,莫不是昨日来人怒极所掷之物竟是青芒?而我,我居然混乱到连青芒都没认的出?!

一瞬之间昨夜种种纷呈脑际,而我当下面如火烧,心惊羞惭,该死,我到底是有多该死才会做出昨夜那般纵情放浪,天知道经此一夜,往后我该怎么面对叔叔,又该怎么面对……

哎呀呀,昨夜来的那分明是……,哎呀,天哪!

说不尽的懊恼愧悔直叫我驻足原地,欲哭无泪,此刻我不自觉欲唤叔叔,可经历昨夜,我哪还有什么脸面再唤他叔叔?这半刻来,我拔起青芒,几次欲往门外却实在是羞恼到迈不开腿,直至山上风浪声起,我仰首屋脊,唉,唉,唉!昨夜荒唐,残瓦碎梁,先不提叔叔他过分,只怕是我,我简直太不要脸了!

过甚的羞耻和难以预计的尴尬甚至都催生出我想要落荒而逃的**,而事实上当我起身出门,方一举目这才发觉南海山上居然都变了模样,山石匿迹,云蒸霞蔚,前时海上若隐若现的风神都也完全不知去向,此刻我左右四顾,不见人迹,蓦然间心头一慌,竟不觉脱口唤道,“叔叔,叔叔你去哪儿了?”

一夜宿醉,我只记得半宿荒唐,至于之后又发生过什么,我却怎么回想也想不出一丝半茬,说起来这几日南海风浪大盛,叔叔提起过人间五灵相融不解,不对,昨晚他还提起过风神都塌了……?!

天知道只此一夜,南海便沧桑巨变,斗转星移,天知道这到底是过了多久,到底又都发生过什么?

“叔叔,叔叔!”

连声高呼,无人应声,此刻我疾行水滨,若说南海已成为两界相融之所,难道说叔叔他是回风神都去了?可今时青芒在手,分明未闻龙吟,这说明此处还有灵场相隔,但是也不对啊,若真有灵场相隔,那为何昨夜又有灵界来客?

“叔叔,你在哪儿?叔叔!”

多少疑惑萦绕心头,此时此刻我踏浪而上高声疾呼,无奈何未见九翼王半分踪迹,蓦然间倒闻得有人在背后好生愠怒道,“他可不是你叔叔,他是你姑父,你可知你姑母还健在人世呢!”

闻言一惊,我当下转身,“你是……,表弟?”

迎面对视,此刻相隔风浪居然是那五灵界有翼国主,说起来今世我与他不过东海一面之缘,甚至东海过后还不知他是何去留,可今天……,啊,不好,九翼王可是他的父亲!难道说昨夜我与他父王榻上交缠……,不,不可能,昨夜来的分明只有一人,表弟他不可能也在场窥见。

心下羞耻难堪,面上赤红一片,这一时我突然便手足无措,好生发窘,我本欲开口问他叔叔下落,无奈何话到口边却怎么也支吾不出,正在迟疑间,实未料七翼王语气不善,竟好似嘲弄我道,“怎么了?怎么一见到我表哥面色就变了?哼,表哥果然是变了不少啊,从前口口声声不喜欢男子,可如今看来,表哥哪里是不喜欢男子,表哥非但跟自己的亲生父亲纠葛不清,现在又钟情于自己的姑父,呵呵,这左一声叔叔,右一声叔叔,是不是叫得我父王他魂都掉了?”

什么话?他怎么这么说话?

印象中七翼王温文守礼,怎的今天竟会如此口出恶言?而此刻我闻他诘责半刻语塞,不及回神又听他接口讥讽道,“表哥,你当真是把从前的事都忘了?为何同样是聚灵转生,为何我父王他什么都记得,可是表哥你……,哼,难得你再怎么忘也没忘了我父王!”

不知这七翼王从何来的怨愤,直叫我一听羞窘愈甚,而今时我记挂九翼王下落,更是疑惑南海变故,于是来不及计较他恶劣态度,只避而不答道,“表弟,你父王呢?如今南海,哦不,如今风神都可是有什么异状?”

我自知与九翼王一宿情乱是荒唐,于是今时就连询问正事亦止不住耳根发烫,而七翼王闻言却将我上上下下打量,片许后竟是一挑眉不知是何语气道,“表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今五灵大乱一如当年,灵息不稳首当其冲又是我风神之乡,其实自表哥你现身东海以来,海上已有些许异动,本来本王不以为意只当是偶有变故,可谁知道前时水族举兵征伐莽原,灵界风传青龙帝现身陌阳渡,就在那之后,忽有一日风神都狂风骇浪,再之后,我就见到了我父王……”

“表哥,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王他明明早就化风守护海上,为什么他会突然聚灵转生,还有,我父王他说什么海外有异界,还说你迟迟不愿觉醒,不愿回返五灵,表哥,你到底怎么回事?!”

七翼王连连询问,益发高声,而我本是稀里糊涂盼他解惑,哪曾想今时被他一问竟语塞当场,好半晌反应过来只知再问道,“你父王去哪儿了?”

“表哥!我父王他数百年前早就化风守护海上,你说他去哪儿了?而今风息不稳,灵场崩裂,他身为九翼之尊,你觉得他应该去哪儿?!表哥,你是不是还在做梦呢?!”

梦?是我糊涂了,还是七翼王他在诓我?

持剑青芒,我与风微澜隔阻海浪,此刻我与他之间分明有灵场存在,所以任他看上去有多愠怒似乎也无法碰触我一丝半毫,而我数步后退,不知觉只摇首道,“不,不可能,陌阳渡劝退水族大军跟风神都风息不稳不可能有半点干系,纵五灵牵制,那也不可能会累的叔叔他化风守护海上……”

与其说是回答七翼王,莫如说我在自说自话,此时此刻我恨不得想破脑袋去搜寻自己有无触动灵界玄机,又惹出什么大祸不解,正是连连摇首,喃喃自语时,实未料龙啸雷动,骇浪滔天,不及我一惊再退,就听得七翼王都大惊失色道,“玄,玄龙陛下?”

父皇会出现在南海实在叫我始料未及,而此刻他踏足大浪,一双眼睛看我向已近乎暴戾,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更加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又想将我怎么处理,有那么半刻慌张,可不知怎的一想起这些时日经历种种,一想起父皇他在灵界所作所为,再想起叔叔对我引导宽慰,我竟不知哪儿来的胆气不甘示弱般昂首与他对视,半晌无话,父皇竟是冷笑朝我道,“青芒剑你舅父到底是给你送回来了,怎么,你舅父昨天被你气得不轻啊,衍儿,到底是哪个教你认那风痕做叔叔的?!”

最新小说: 仙家有田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混沌雷修 天龙八部 我杨过誓不断臂 酸梅 非凡人生 我可以爆修为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