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48 访禁城(下)

148 访禁城(下)(1 / 1)

我真不知道麒麟,或者说百越族长怎么会出现在龙廷禁城!

夜访禁城,麒麟身侧似无亲随,此刻他回转身来寻我行迹,直叫我一惊之下跃身玄冰,借那半褪夜色隐没身形,尚好我动作不慢,那厮并未探及可疑之处,半刻后只仰首看了看天,便催动真力,疾步愈往前行。

麒麟素来谨慎,既是方才他察觉身后有异,按说不该就这般草草查探后便急促前行,不过也许是碍于天色将明,这厮自以为身形迅疾即可甩掉身后尾随,如此看来,他恐怕真有些要紧事亟须在这禁城内解决。

心下纳闷,我当即自高处下,提气紧随其后,我倒要看看这厮到底意在何处,千万莫要也攸关那“真龙血”……

愈往禁城深处,玄冰覆盖愈甚,非止是寒气袭人,却不知怎的还多出许多机关暗器,凶险万分。而我紧随麒麟身后,一时倒也不得不赞叹他百越族长身手过人,模糊记忆中,从前五灵诸首,该算幽魔君主身形最为疾狠,不过今时看麒麟避让机关,倒觉得大约灵兽长也不会输上几分,只不过今时愈见麒麟前行,便愈发叫我心中不解,到底会是什么事居然叫他百越族长离了莽川,涉险亲探龙廷禁城?要知道这禁城中蹊跷古怪,并非没有可能危及他性命,到时候哪怕他百越族长再擅巫蛊灵异之术,恐怕也会无处去寻归程。

不觉思绪渐远,然正是在这一瞬,前方麒麟眼看便要踏出玄冰覆盖下的九曲回廊,进入禁城中最后几座宫阁,也正是此时一抬眼,我惊觉宫阁之间隐约微光,青碧如蓝,似有如无,莫不是正是传说中“真龙血”所在?

糟糕,难道麒麟真的也是因这真龙血而来?!

心烦之余差点现出身形,然下一刻麒麟方一踏足回廊之外,我心头一凛,暗道不妙,天知道此处连接远处几座主体宫阁,檐牙高筑,玄冰几重,只怕是狭路必有暗险。果不其然,此刻麒麟方动,立时便一阵剑雨,更甚者玄冰助力,纵麒麟这般高手恐也难全身而退。而今时,百越族长显然已料及剑雨之凌厉,然他却忽略了此处玄冰之疑,要知道玄冰寒极,时刻俱可化作利器伤他性命……

此刻眼前,麒麟好容易避过剑雨之势,却难避玄冰成利刃,直取其咽喉面门,而我今夜多时随他身后,虽说这些年来与他颇有过节,然真待这厮命悬一线,我不及思考却是急急掰下身侧碎冰,催动真力替他化去致命一击。

冰棱相撞,激越之声显然让麒麟察觉暗处有人,而此刻化去险境,我这才发觉百越族长双手间似有白光氤氲,该死!难不成这厮遭逢险境,千钧一发之际从百越族长变成了灵兽长?还是说,此番他夜探禁城分明是心下有底,其实他早已恢复了灵兽长记忆灵力?

见此我直骂自己多事,当下一念便是快快隐去身形,莫要与他正面相对。说起来十数日前渭南撤军,我未曾知会一声便将百越大军尴尬留在了金羽阵地,而战前麒麟曾数次欲与我商议,我却视而不见,始终未曾应允,如此看来,今时我若狭路相逢他百越族长,恐怕……

一念闪回,俱是烦心,而方才碎冰解围显然已暴露我行迹,直叫麒麟方一脱险便直奔我藏身之地,而我今时不及再寻避所,情急下不由踏足廊柱,一个跃身直上玄冰,踏足冰面,步如疾风,然麒麟却紧随我后,高声吼道,“龙衍,是不是你?!”

该死,他怎的这就认出了我身形?

闻他声息,我下意识紧握青芒,反正此刻我行迹难掩,那就不管他来此作何勾当,也不管他是否有意真龙血,我都必须先他一步探及龙血之秘。思及此,我寻那青碧微光一路直往宫阁深处,而愈近主体宫阁,机关陷阱竟也愈发凶险诡秘,说起来方才我还是跟随麒麟身后看他一一破解险境,如今这厮跟在我身后穷追不舍,我非但要凝神于前方陷阱,还时时怕他追上来与我正面相对,简直糟糕至极!

碰上麒麟,绝无好事,而我确信他今时并未恢复灵兽长之力,追在我身后怕是怒气怨气一并不知所谓,说起来我身份反正亦已暴露,此刻面对利箭暗镖,正是抽出青芒一一格除,无奈暗器阻我前行,倒利于麒麟愈追愈近,眼看这厮自后抢上,伸手便将我拽过数步,“龙衍,你怎么会在这里?”

麒麟好大惊异,而我根本无意与他多说一句,此刻青芒在手,我本欲一挑眉转身即走,哪曾想抬望眼夜色渐褪,晨光熹微,那宫阁间青碧微光反倒隐去痕迹,一时直叫我失望郁闷,不由得火大朝麒麟道,“你管我!”

既然天光大亮,那么无论我与麒麟,在这禁城都不宜久留,只不过此刻我心生去意,无奈却被麒麟紧随左右,脱身不得,这厮好容易得半刻喘息,一张口竟朝我道,“龙衍,方才出手与本座解围,算你还有良心。”

什么话?

若说方才我只想乘早脱身,今时闻他一语却不由得火上心头,天知道我出手救他是恩义,怎到了他口中竟成了尚有良心?回身狠狠一瞥麒麟,这厮却是一笑不知意味,我以为接下来他必会提及十数日前渭南撤军,殊不料百越族长话锋一转,却道,“龙衍,今日本座到此实有要事,既然有缘你同在此,务必要助我一臂之力。”

麒麟言语郑重,实叫我好生诧异,而此刻不及我表态,他便急急向我道明原委,却原来此番百越族长亲临龙城,目的也在一件离奇之物,“龙衍,鼎贞也不知怎的,前些日子突然提到说龙廷大内藏有一颗珠子,与她渊源极深,神魂相契,若是不能得之常伴左右,她便会命不久矣。”

怎么,此事竟是有关贞儿?

麒麟道初开始他并不相信鼎贞之言,只当是小公主玩闹撒娇,哪曾想彼时他来凉城与我大闹了一通,回返后竟发觉公主殿下真的日渐虚弱,未有几天便呈病入膏肓之态,之后我南下龙廷,这厮压下多少怒火却因公主恶疾而无法亲临督战,直至最后我一夜撤军,他也因为忧心鼎贞性命而无暇对我发难。一番话,麒麟长吁短叹,但凡提及渭南战事,更是恶狠狠看我弄得好像是我害她妹妹身陷性命之忧,而我闻之直觉不可思议,只听得麒麟又一声叹道,“本座就这么一个妹妹,也不知怎的,看到贞儿便总觉得从前亏欠于她,今时事事都想顺着她,照顾她,如今她莫名患此心病恶疾,却叫本座不得不远来龙廷,希望真有那什么明珠,救她性命。”

按说百越族长不该是迷信盲从之人,但听他所言,这小公主的病也未免太过离奇,百越公主,如何能与龙廷内藏明珠神魂相契,人,与一颗珠子?

满腹疑问不及问,麒麟倒好像知我疑心,当下又道,“龙衍,你还别不信,鼎贞自小从未离开过百越,可自从这什么珠子一事以来,她居然能将龙廷禁城说个清清楚楚,道何处有亭台,何处有宫阁,还告诉本座那明珠藏于禁城最内大殿之中,通体青碧,盈盈微光……”

慢着,慢着,通体青碧,盈盈微光?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可以爆修为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酸梅 我杨过誓不断臂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