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52 祭山鬼(上)

152 祭山鬼(上)(1 / 1)

借龙城水势,我与锦鲤一路舟行赶往百越,几天内逆流而上,群山中锦鲤不觉一叹道,“陛下,想来从前五灵,若有这等水势我水族人又何须借舟船麻烦,哪怕是我锦鲤避水去往莽原,也不过三刻半分。”

锦鲤忆起过往,枢密使高位之习亦一并显现,而我闻之失笑,未及出言安慰他半分,他倒自觉失言正恐我身无灵力而心生怨怼,“陛下,是微臣多话。”

锦鲤认错的快,而我则全然不以为意,“无妨,锦卿不必多礼,朕已是习惯了。”

一言自嘲,我不知是在叹人间灵息式微,叫我等无法身怀灵力,还是又想起当初五灵,我不也曾被囚澧水,无力之至?想想一声长叹,这一时我本安坐舱中,却不由起身步往舱外,任山风吹面一片清冷,其实如今细想,若要众人都恢复灵力,只怕这人间须与五灵融为一体,可一旦真有那么一天,那祸福又岂会如人所预知?

虽逆流,然水路已是龙城至莽川的最快路途,今时我虽不像锦鲤那般性躁叹路远耗时,但因记挂鼎贞病情,心下亦不免忐忑,就怕到得晚了,碧海明珠也未必能叫小公主转危为安。不知因何,这几日来愈近莽川,我心中愈发无底,待到真正弃舟登岸,一上百越王城时,竟发觉这王城内外气氛凝重,虽不比当初惠峪门外天禄公主大丧之际满目缟素,但风声呼号中悲凉之色尽显,直叫锦鲤一见亦不由得惶惶然道,“陛下,鼎贞公主该不会……”

“不会!”

急声打断锦鲤,事实上此刻我更疑虑麒麟身在何方,说起来当日龙廷禁城我曾与他一见,也正是在那时得知贞儿重病,而之后碧海明珠内蕴龙血唤回我往生记忆,可麒麟却一瞬消失,也不知是被突如其来灵场异动带回了灵界,还是说他灵兽长逗留人间,已在我前赶回了百越?

沿山阶而上,山道旁百越亲兵似是早知我会到来,无不低首行礼,更有百越宗亲前来引路,一见得我便急声道,“龙衍公子,公主殿下病重无解,族长大人强开祭典续她性命,这就盼着你能莽川现身,公子,我们族长大人说了,恐怕这世上能救公主殿下的就只有你了!”

天哪,贞儿果真性命堪忧,可我心中却始终想不通其中因由,回想当初五灵,贞儿曾将碧海明珠吞入腹中是不假,可这明珠于她本为剧毒,到后来还是我替她逼出毒素方才保她性命,按说这珠子不可能有什么神魂相契的奇效,更没可能成为她天禄公主之性命依托。

心下虽存疑惑,但此际我随那引路宗亲一路疾行,一路上竟得知今时麒麟欲行之祭典名唤“山鬼祀”,这祭典非但是百越族中大忌,甚至已然有欺神之嫌,而那百越宗亲说得惶恐,直道他们族长大人待幼妹情深,为了救妹妹早已无所不用,然而尽管如此,就算这山鬼祀得成,所幸不触怒神灵,那也无非只能保公主一条性命,却逃不脱叫公主殿下移魂作山鬼,忘却前尘的代价。

什么?他这话什么意思?

听那百越宗亲所言,我心下愈发忧躁,这一时穿行竹海,直下大壑,抵达祭台时那祭典竟过大半,此刻麒麟立于祭台侧仰目山间,而四围一众百越亲贵则多司巫祝职披袍覆面,风声飒飒,木叶萧萧,那祷祝之词恻侧然好生幽怨,正是道,“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1]……”

而我闻之心惊,一抬首顺麒麟视线,却见得远处山间藤萝延迤,奇花次第,而贞儿为藤萝花草所环绕,此刻她闭目安睡,秀发随野风纠缠于藤草之中,直叫我一见便心头咚咚直敲,不安彷徨,齐齐涌上,难道那引路宗亲所言不虚,难道贞儿她真的会移魂作山中神灵?

天哪,麒麟这是在搞什么鬼?!

祭典行至中途,按说那主持祭典的麒麟本不该分神,然此刻闻我疾声而来,他瞬及回身,只一眼目光相接,灵兽长眸间已仿若万语千言,而我心知他今时必也如我一般两生记忆交杂,竟不由得足下止步,一颔首,一声苦笑……

只怕灵兽长待我有千言万语欲诉,而我待他却早已无话可说。

麒麟近前迎我,而我不及与他论繁杂种种,一问即道,“贞儿到底怎么回事?碧海明珠朕带来了,你快些去救她。”

未料及闻我一问,灵兽长却也苦笑连连,“龙衍,贞儿得的是心病,只要你来了就好,至于碧海明珠,那不妨事。”

此刻祭典中断,四围巫祝已无所适从,而山间藤蔓生长之势顿缓,贞儿似乎亦有自梦中醒来之兆,至于麒麟则更是长话短说与我交代鼎贞病情始末,他道初时贞儿之病来的蹊跷,实不知病因,然当日他与我龙城一遇,禁城毁塌时他料到可能是我忆起了五灵过往,因为他也是一瞬回悟,人间五灵悉数浮现脑海,然而还不及他稳住心神,竟突然身回莽原,“龙衍,本座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怎么突然之间就从人间的龙廷禁城回到了灵界莽原,当时本座心里一团乱麻,一边记挂贞儿病情,一边又担心你会不会有什么麻烦,本座急匆匆从灵塚来往人间,原本还怕自己会不会又将五灵所有忘得精光,不过还好,龙衍,本座……”

他言至此,怕是要控制不住先对我发一番感慨,而我立时摆手阻他废话,麒麟领会得忙又说回鼎贞,“本座再来人间时,贞儿也忆起了一切过往,说实话,这山鬼祀不是本座的意思,是贞儿她一意坚持的,贞儿怨我从前百般与你作对,更恨自己年少不知轻重,累你身陷重重困境,尤其当她得知当年她自沉东海后,本座居然兴兵与你一战数十年,到最后还伙同龙溯害你龙角之失……,龙衍,贞儿她这是自我折磨,她这是不愿此生再与你有缘无分,所以宁可移魂作山中神鬼……”

麒麟一番话,听得我心惊惭愧,一时间对鼎贞的心疼与怜惜漫溢心头,却叫我开口直斥麒麟道,“贞儿心伤,才会坚持这移魂祭典,难道你也昏了头,不知好生劝慰她,还真的要帮她做成这山鬼祭?!”

我一言问责,麒麟无奈辩驳,“龙衍,本座也是逼不得已!本座此来人间,虽诸般事明晰,但依旧不能身负灵力,你想想本座若能掌控生发之力,那再不济也会试着护住贞儿心脉,再者,本座还想过若不然带贞儿回返五灵,或许也能暂缓她病情,可天知道自从那龙廷禁城毁塌,灵塚通道竟变得时有若无,贞儿这些天病重几至离魂,你又几番不见现身,本座总不能眼睁睁看她就这么生息消逝吧?龙衍,这山鬼祭是贞儿得保性命的最后机会,你该知道她的心病只有谁人能医!”

鼎贞的心病在我,我又怎会不知?

言语间,那山崖上藤萝之花复拢,鼎贞亦复睁开双目,然面上尚是几许迷茫,而我见此心下一紧,此刻不愿与麒麟再多口舌,我只道自己从前欠贞儿良多,则今时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叫她自责悔伤。

摇首一叹,我当即提气自祭台处跃上山梁,三步并两步沿侧峰而上,未几便置身于鼎贞身前,而小公主见我到来,一双美目已盈满泪光,再闻我唤她一声“贞儿”,那泪水便如同断线珍珠一般簌簌而下,“皇兄,皇兄……”

最新小说: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杨过誓不断臂 我可以爆修为 酸梅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仙家有田 天龙八部 非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