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58 渭南火(中)

158 渭南火(中)(1 / 1)

胡言乱语,龙城怎么可能会在今时就成泱都?

一斥锦鲤,待他无话后我却更是愁上心头,却说我总担心自己莫名忆起了往生必会对灵界人间有所影响,这下好了,百越通道闭塞,龙城漩涡忽现,甚至方才右护法言及他在渭南时灵场大动,灵息由五灵直往人间,恐怕尽皆因我那一瞬而及的忆起过往所致。

此刻锦鲤问我龙城之事该如何处置,而我心道如今龙城尚不在我治下,再者此祸缘起灵界,如今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置,正是沉默间,一旁应夔兄长却道,“陛下,其实仔细想来,这人间龙廷根本虚妄,其存在只仿似在等你重回执掌,不过如今人间乱世倒是真,有一事微臣尚未及与你禀明”,瀞宜王一番言辞,却原来是那东海虺己作乱,按说这厮应也是忆起了过往,本不该轻举妄动,可天知道他或许因从前为我所逼自刎于碧泱宫门,今时倒还长胆,敢犯上了?

应夔道虺己狂妄,前时太傅曾去函斥他大逆不道,却不曾想那厮回复竟道而今众人身在人间,俱无灵力,那皇位凭什么命定?那厮长篇大论,居然与太傅论了好一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此际瀞宜王说起这茬,言语间颇为愤怒,而我闻之倒不觉一笑,“欸,兄长莫恼,虺己说得也没错,莫道人间灵力无从可谈,就算是灵界也绝非单以灵力论高下,好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能有此言也算胆气过人,那待朕渭南一探后,便来好好告诉他,治国平天下,到底靠的是什么!”

思绪复整,既然早以明白祸端来于灵界,那我便不该再为繁杂事所缠,早日寻回羽帝,助他回返灵界稳住局势,才是正事,再者如今以血殇所见,我几已肯定丹凤身困渭南,或者该说他既非在人间,亦非在灵界,而是被困在了两界之间,天哪,他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血殇道炎火力收止不住,却又未见一丝羽帝踪影,我真是担心……

凤百鸣必定要怨我这么长时间也不知去寻他,难怪开春时征伐龙廷,在那渭南关我总也梦见他身影,羽帝面色阴郁,唤也不停,哎呀,怪我怪我,全都怪我。

决意先往渭南,我当下交代瀞宜王莫管那虺己跳梁行为,只教他整顿兵马,先将凉城周围大大小小近十座城池守备无误,再备下粮草,待我渭南一行回来后,我等不妨兴兵自东海入,直下龙廷!

只在凉城停留了一晚,翌日晨起我即赶往渭南,而一夜休寝时,我脑中不停全是上回所见渭南之境,对了,彼时我还曾与如歌见了一面,他说渭南之火人间解不得,还说人间渭南易帜皆由灵界漓水前缘所致,此外,如歌还冲我说了一大通不希望让我想起从前,不希望叫我再做皇帝,他甚至还提到后悔自己从前太过迁就于我才招来大祸,更是说到后悔让丹凤金翅无端得我多少怜悯……,唉,如此看来,如歌必是先我之前忆起了往生,甚至他还得知了当年他故去后五灵界种种,可是,他是如何忆起往生,又怎会凭空得知他故去后灵界往事,莫不也与丹凤被困,炎灵四散相关?

百思不得其解,至翌日启程时,血殇却坚持与我同往,而我原意让他多休息几日,奈何羽帝一事刻不容缓,再者,以右护法灵息之体,若能与我同行的确会助益万分,于是这一时竟叫我几番推托他好意都颇显无理,而血殇知我不愿再累他劳顿,却颇为正色对我道,“龙帝陛下,你放心,我身体不妨事,其实这人间灵息式微,我也正想再探一探那炎火地,看是否能找寻机会回五灵。”

血殇说的诚恳,我确实也不便再推托,不过今时我倒是明确拒绝他消耗灵力以助我速至渭南,更是请求他哪怕在抵达渭南后,也千万莫要再逞强助我,因为那会叫我实在过意不去。之后一路车马,血殇显是不习惯人间诸般不便,而我见此不觉安慰道,“右护法,催灵随性固然快意,不过人间脚步缓,却又偏生时光短,这才格外叫人懂得珍惜啊。”

我一言意在宽他心,却不想这一叹非但丝毫未起安慰作用,反叫右护法面露尴尬,倒对我好生自嘲道,“血殇愚钝,怕是难以体味这人间之好,还望龙帝陛下莫怪我不解意,就当是对牛弹琴了吧。”

右护法素来有话直说,此一语出却叫我失笑不已,也对,就算从前我身为青龙帝,论政之余亦偶有伤春悲秋,而今时转生人间,我则更多时候莫名感怀,恐怕方才那一叹人间是要叫右护法看笑话了。

凉城至渭南,一路行去近五百里,而一路疾赶,我与血殇等一行人等抵达渭南时才发觉,乘今时龙廷大乱,金羽门已然占下渭南关,那城楼改换旗帜,大约亦正是这一两天。说实话,渭南易帜我并不意外,事实上当初与如歌一叙,我即已明白他对渭南志在必得,反倒是直至今日他才真正收取渭南叫我略感意外。

而此刻立于城下,身旁锦鲤问我如何是好,我思及而今状况,难道还能避开金羽士卒偷偷查探羽帝行踪不成,当然是劳他锦鲤前去通报,事关羽帝羽族,我总该与如歌好生谈一谈。

其实要面对如歌,我心下极度复杂,打句不恰当的比方,勉强可类似“近乡情怯”,我知道自己有许多话欲对他诉,然此番前来偏又事关羽帝,真的,我是真的不想在如歌面前与丹凤多作瓜葛,想起来从前我于感□□迟钝,面对一众人等总以为自己一碗水端平,讲的都是政务,殊不知感□□复杂,非但不可强求,还十分自私,我从前那所谓的一碗水端平怕是在旁人眼中与滥施恩情差不许多,而事到如今,我总算能体味到如歌在西崛岭多番言语,呵,我大概是真的开了窍了,居然在百般忐忑他会不会误会。

思绪渐远,不等锦鲤通传回来,血殇在一旁倒似有疑问,然未及右护法真问出疑惑,远处城门大开,金羽王已疾步而来……

悉数往事历历目前,再一次面对如歌我是真的“近乡情怯”,一瞬间我甚至有回身避开他目光之意,倒不想片刻间我二人视线相交,他竟也颇有躲闪,甚至开口来似是不知该唤我什么,龙衍,抑或龙帝陛下?

其实我是怕他真的唤出龙帝陛下,此刻自嘲之意起,我不由一叹轻哂,而自此如歌目光痴缠于我身,一句话却道,“渭南大火,是丹凤现身”,他语声颇带焦躁,大约亦十分担忧羽帝处境,再一看四围满目的金羽大旗,却又着急向我解释道,“本王强取渭南关,实在是丹凤性命忧急,可是五灵界漓城又愈发水息过盛,唯有在人间催火,尚可保他一息留存……”

一番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实在有异于如歌王过往脾性,而我心道如歌转世人间,虽说上回他的确曾于我面前提及漓城,但今时说起漓城来如此顺理成章,实在不太对劲,再者他言说羽帝困厄,我当下亦不免跟着着急,好容易一念稍得冷静,我不由得仔细将他打量,回神来只一敛眉唤道,“咏王?”

最新小说: 混沌雷修 非凡人生 我杨过誓不断臂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天龙八部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酸梅 仙家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