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163 凤还巢

163 凤还巢(1 / 1)

有龙溯这句一力承当,九婴叔父总算是卖了我兄弟二人一桩人情,当夜我水族兵退二十里,龙溯只着急对我道,“陌阳战事胶着,父皇已一怒亲往督战,臣弟也是在他离开泱都后才敢一路前来漓城,皇兄,父皇现在跟疯了没什么两样,有一次他与舅父不知自何处归来,他竟火大到差点没把锦澜殿给掀了,非但骂你越大越不成人样,之后更是逼着我细说过往皇兄你在位,到底跟羽帝灵兽长幽魔君主他等都有过什么纠葛……”

龙溯道父皇与舅父一同回返,想必是彼时南海一议,而锦澜殿本是我即位后寝殿,父皇一见气闷也是必然,至于他逼问龙溯我与羽帝他等纠葛……,唉,先不管龙溯如何回答,反正事到如今,父皇最大的怒火肯定是对我,不会错了。

提及父皇,我早已心乱不知何解,而龙溯见我面色不对倒来一语安慰道,“皇兄,你放心,臣弟都说了,你与羽帝仅止歃血之交,与灵兽长不过棋逢敌手,至于幽魔君主至多稍稍与你有些交情罢了。”

龙溯这一套说辞倒是难得合我心意,其实多少年来我从来也只当他等是各族之首,王公亲贵,实在没有那许多的爱恨纠葛,只可惜如今,哪怕龙溯再怎么替我在父皇面前辩解,父皇也不会相信,哪怕我自己再多与他等强调声明,他等怕也要各种怨我明明处处留情又偏生妄作无情……

今时情急,似乎并不该念起这许多,回神来我并未答龙溯话,只一摆手道,“好了,先救羽帝要紧,父皇的事,我们稍后再说。”

既已撤军,其后之事便顺利许多,而今时羽族重臣均守候漓城不远,一发觉我水族撤军,便立时有人自昙宗而来,而龙溯随我立于漓城城楼,幽魔君主则谨慎仍未现出身形,我正是一念道或许此番会是如歌前来,不曾想片刻未及半空中即传禽鸟长鸣,果然,是如歌,还有水鸿!

如歌与水鸿落地化作人形,我与如歌甫一相见竟不知言何,而水鸿当即近前与我行礼,难得鸿妃性格沉静素来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一见我竟也有得多少激动几至于声出哽咽,“陛下,陛下,臣妾真是不敢相信……,你,你可算是回来了。”

按说过往水鸿是我青龙衍身在帝位唯一纳娶的后妃,若在从前我倒也敢觍颜唤她一声爱妃,可如今我聚灵转生,不提时过境迁,只怕有如歌在场,更有小白尚在人间,我这“爱妃”二字是无论如何也唤不出口来了,天知道此刻我忽有一时尴尬,不想龙溯那厮倒先我一句道,“皇嫂,你是何时回羽族的?”

摆手示意龙溯不可多话,我则一躬身还礼于水鸿,“玄天护法,如今青龙衍不在帝位,实在无须多礼,小白,哦,白暨他如今身在人间,一切安好。”

我语出称呼她玄天护法,又提起白暨近况,水鸿当下明了,此刻玄天护法一笑莞尔,只怕早识得我这莫名其妙的尴尬是因何而来,而一旁如歌见此却也笑意盈盈,他知我最怕尴尬,愈是尴尬我便愈会做成更多尴尬,此刻如歌王倒好似存心取笑于我,却道,“好啦,龙帝陛下别一见到贵妃就只记得叙旧了,先救羽帝要紧,若不然等丹凤脱困,非骂死我们不可。”

如歌言出似是玩笑,而龙溯在旁我也不便多问,正是颔首间他倒是一把将我带至一旁,“龙衍,事态紧急不容多说,本王其实满肚子是火,原本就等着你忆起过往要好好骂上几句,不过每每一见到你,本王便是多大的火也没有了。”

如歌言笑,我从来无法拒绝,一时间只好似消散多少紧张忧虑,不由得连连点头道,“好,等事情了结,如歌王有多少句骂我青龙衍也听得。”

我水族兵退二十里后,漓水水灵顷刻消减不少,而此刻收起玩笑态度,我忙问如歌火灵势何以成,而如歌但指水鸿,“放心,鸿姊与丹凤一母同胞,灵脉本就相融,兼之玄天一脉最擅化散水灵,少时她即会引羽族亲兵在这二十里地界内唤起大火,丹凤很快就会没事的。”

如歌如此道,我亦放心不少,而水鸿当下复还鸿鸟之形,盘桓苍空,她一双羽翼明华灿烂,此刻正是一俯冲双翼掠过漓水,带起的水花悉数化作流火,霎时间便燃起焚天烈焰,直叫我一见亦不免连声赞叹,说真的,从前我只听闻玄天护法灵力了得,没想到今时一见才真是叫人大开眼界,想来从前泱都我一困她就是百年,叫她深宫内无聊度日,实在太罪过了。

而如歌见我不住夸赞水鸿,倒是来笑我道,“龙衍,难怪如今五灵一众人等都盼着你回返凌驾尊位,像你这等好脾气又从不吝啬赞美的五灵至尊啊,真是不可多得,其实鸿姊灵力固然了得,不过我等从前可都是亲见过你龙帝陛下一挥袖的碧海共潮生,你啊,有时候真的是叫人又爱又恨,心痒得难受。”

如歌一叹,我却也无话,片许后只淡淡朝他道,“如歌,你我都已经是凡人了,灵力什么的俱不过空谈,说实话,此番若非丹凤性命牵涉重大,我本无意再回五灵,其实我想起从前来应该是什么都想通了,此次羽帝脱困能去助灵兽长与幽魔君主守住陌阳渡,守住五灵界灵场安稳,我也就安心留在人间,别无所求了。”

我说的淡然,未曾想如歌闻之倒颇有讶异,或许正如前时金翅所言他总以为我帝王心性难改,此刻听我这般说辞才表露惊色,不过也只是片刻惊异,如歌又答我道,“在人间,你也早晚登临大宝,再作帝王,龙衍,真的,有时候连我都在想,你若不作帝王,真的太可惜,还有,五灵与人间,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能撇清,你若真撇下这五灵,别人我不知道,只怕丹凤就能闹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呵呵。”

如歌提起丹凤,怕是总有介怀,而我自知这一切该与我在人间时当断不断的态度有关,此刻心下一急,我本欲将腹内所思和盘托出,奈何时机不对,兼之我对感□□从来口拙嘴笨,这一时开口没说出半个字,应是灵场对面金翅亦起炎火势复通羽帝灵脉,忽而一阵烈焰冲天,漫天的华光铺散,一声凤唳后即是火翼凌空……

“龙衍!”

是丹凤终脱困,复还炎灵尊,而此刻他直下青空,不管不顾便是一把将我抱住,“龙衍,孤王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羽帝如此动作,莫提如歌,只怕龙溯与一旁隐去形迹的幽无邪也难免侧目,而凤百鸣脾性如此,今时他非但将我抱得死紧,甚至还情不自禁连连亲吻我面上颈间,该死的丹凤想不起他是怎么被我斥回五灵遭此大难的,这甫一见面竟又是旧病复发,而我郁积在胸又推不开他,更有他大难脱困,还不便说什么狠话,一时间恼火并羞窘共存,我只不住抵开他胸膛道,“百鸣兄,你先听我说,先听我说!”

可丹凤哪会听我说,抬首间如歌一笑无奈,直叫我一见心头一紧,一跺脚直喊道,“龙溯,还不来与我将羽帝拉开!”

最新小说: 酸梅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杨过誓不断臂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我可以爆修为 非凡人生 仙家有田 混沌雷修 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