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纷乱世(1 / 1)

灵场入口已近在咫尺,北境长老则架起水灵桥引我直前,此刻舅父步至身侧对我细言交代,甚至还提及人间那所谓的真龙血,“衍儿,人间是否幻境舅父也不敢定论,不过舅父再不敢如从前一般自以为能替你作命运转圜,衍儿,记得一切顺其自然,不必勉强,不必苛求,至于所谓的帝王江山,你若不愿……,你若不愿就算了。”

舅父突然如是说,我颇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此刻他一笑并未就此事再作多言,最后却感叹道,“衍儿,人间虽说是凡俗世界,众生更是堪比蝼蚁,但人心险恶这天下处处一般,舅父前时曾浅略一探,嗯,或许那传说中青龙血的确是你回复真身之关键……”

言尽于此,舅父又交代我穿过灵场后该如何收起青琅戒,今时离情别绪,万言难尽,最终我一步踏上水灵桥,再回首一望五灵好河山,哦,不对,想起这十数日来逗留灵界,自我初来东海,曾经有一位年轻将军无故遭贬,还有前夜不堪,至今我尚不知金羽兄他是何去留……

思绪至此,我一望父皇急欲出言,可一当匆匆步下水灵桥,我又怕提起东海一夜再惹事端,而父皇不知我心下事只当我是断了归去之念,这一时他疾步近前,言出欣喜,“衍儿,是不是想通了,不回去了?”

“不,父皇,儿臣只是忆起前时初临东海,你曾经因儿臣而无故贬责厖夷,父皇,儿臣此番误闯灵界,实不该对水族朝政造成任何改变,还有,七翼王,还有……”

言止于此,我实在不敢再提起金羽王一事,想想舅父既然已交代我该如何收回青琅戒,那日后隔海灵场是否开启则全在我一念之间,至于金羽兄,他明明该在人间,今时今刻我也只能希望他已然先我回返。

片时无言,父皇大约猜到我心思,此刻他面露不悦,只颔首允下了调回厖夷一事,至于其他话我不敢多说,父皇也未见表态,到最后真当我转身再上水灵桥,父皇竟是一把扯回我来,今时今地他一吻轻触我额际,“衍儿,父皇相信你会回来。”

踏上桥后水浪渐高,最终我回望五灵,分别对父皇、舅父躬身一礼后径往前去,而碧螺青玳则紧随我身侧一同穿过隔海灵场,待到水浪止,山地现,我回身但见青光收敛灵息渐弱,到最后径化作一环玉戒直直落于我掌心。

久触青琅,回首东海苍茫,却说方才父皇和舅父还近在我身侧,可如今五灵不见,对我竟仿若是惊梦一场,此刻我轻声叹息,止不住心头一阵惆怅,直至片许碧螺近前,“陛下,青琅戒是你登基后一直随身的帝王信物,你快好好收起来,千万莫再弄丢了。”

嗯,颔首将青琅戒佩于指间,我正欲唤碧螺青玳一同去往碧泱前山,不过此刻东海翻覆,却已然惊动小白锦鲤他等,甚至今时连同螭烺老师与那忠昭王俱一路赶来,小白一见我当即向前,“龙衍,你这个混蛋到底跑哪儿去了啊?!”

被小白如此一喝,我都来不及解释,而螭烺老师大约是见得我身侧碧螺青玳,正是敛眉欲问,尚好碧螺青玳对他等只好似全不陌生,甚至今时两位女官还近前一一与其行礼,“白暨大人有礼,锦鲤大人有礼,太傅万安,瀞宜王万安。”

哦?

如此一礼,就连我亦不免心存惊讶,至于螭烺老师一众人等则更是面露疑色,此刻我在心中几番寻找语词想要妥当解释,奈何说来说去这等离奇境遇却根本说不出个清楚明白,少时不及我言毕,螭烺老师半信半疑,只一摆手打断道,“龙衍,你知不知道你失踪已经快一年了,你去时庚午未满,今时都壬午将近了!”

啊,舅父果然没说错,灵界十数天,人间近一年,还好我没在灵界再多停留,若不然回返的晚了,那人间岂非早就改换了江山?

心下后怕,这一时我还来不及再问其他,只匆匆带着碧螺青玳先下后山,而事实上我不在人间这一年,东海大潮,百越洪涝,水漫炵关,一炬渭南,整个天下分野,竟是局势大变。

山间寓所如旧,小白先寻了处卧房安置碧螺青玳,锦鲤则急急与我言述天下纷乱,他说起近一年来人间普降暴雨,尤以东海为甚,至于百越领地,逢年汛期那简直是水患连天,据说还亏得我当初曾进言百越族长兴水利、修工程,虽说而今大功未成,但好歹能缓解少许灾情,如若不然,只怕连他竹海王城都要下水一遭了。

锦鲤边说边感叹,而我听在耳中不觉暗自思量,想来人间大水翻覆不知是否与我前时去往灵界,触动了灵场有无关联,至于水漫炵关,一炬渭南,只不知又该作何所讲?最奇的是忠昭王原本驻防渭南,可如今他却身在碧泱,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炵关渭南战事僵持,据说我离开后螭烺老师仍是绞尽了脑汁欲助忠昭王拿下炵关,正巧借天时渭河暴涨,金羽王没乘势引渭水倒灌渭南,反倒是螭烺老师占得先机,抢修栈道引大水淹没炵关……

锦鲤讲的不紧不慢,可闻言至此我不由得一阵焦躁,当即起身向螭烺老师问道,“什么?那现在炵关如何,金羽门又如何?螭烺老师,我不是都与你说过了么,金羽王他根本无心争雄天下,你又何苦逼人太甚?!”

我一言急迫,老师还没答话,那忠昭王在旁却是一阵苦笑,“龙衍公子,你先莫急,你让凌水先生说下去,水漫炵关不过引子,这其后祸端,呵呵,你还是先听凌水先生说完再表态吧。”

至此锦鲤接口再叙,他说起炵关一战金羽门兵败危急,眼看忠昭王即可将渭南炵关连成一线,拥兵自重,可哪曾想此时此刻百越族长不知发得什么善心,他顾不得自家灾祸频频,居然自山回关抽重兵以援金羽门,死活将忠昭王拖在渭河边上,不得上,不得下,唉!

其实百越族长此举决非大发善心,要知道渭南、炵关、山回本就是三足鼎立,若是炵关失守于忠昭王,那百越族长必定自危山回,好,这下该怪螭烺老师急功冒进,得不偿失了吧!

百越族长城府极深,比之金羽王他才更是争霸天下的头号劲敌,然事已至此,眼看功亏一篑倒也罢了,那渭南一炬又是什么意思?现在的渭南关到底怎么样了?

再问渭南关,忠昭王摇摇头竟仿似到现在还不可置信,这一时他与我言述战况,不知是哭是笑道,“龙衍公子,你方才说你一探海外异界,若在从前本王定当你是胡诌乱语,可自从渭南一战,本王还真是信了这世上确有鬼神!你知不知道当初明明是金羽门炵关失守,兵败如泥,可谁曾想一夜间不知道哪儿来的神仙妖怪,本王帐下近十万弟兄眼睁睁看着赤羽火凤身临渭南上空,真真是一把火直将整个雄关烧了个通透……”

天哪,如是说,而今炵关水漫残垣,渭南火烧断壁,还就只剩山回关勉强屹立,这,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赤羽火凤,除了凤百鸣我想不出还能是谁,嗐,真糟糕!都怪当时父皇硬是将他逼回人间,想来他贵为五灵羽帝,在人间那还不是翻手成风,覆手为雨,哎,他不是一侧羽翼受了重伤么?

简直都糊涂了!

如此糟糕境地,根本无一人从中渔利,而此时此刻我在脑中急急理顺了前后因由,一时想起丹凤曾经说过如歌是他的堂兄,想来这一年中他滞留人间无处可去,怕是寻至了金羽门,嗯,看来我该立时去趟南城才行。

思至此,我急欲成行,奈何小白一手扯过我,“你想去南城是不是?我告诉你,那个暴躁易怒的羽帝在东海等了你大半年,等不到你恐怕早就怒火中烧,后来他助金羽王一把火烧了渭南关即是例证,你现在去找他,你就不怕他对你不利?!”

“不会的,小白,羽帝根本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他早晚是要回去的。”

我急声抢白,本以为这些事说清楚了自会解决,可如今非但小白执意不允,就连螭烺老师与忠昭王也一力拦阻,螭烺老师甚至还对我说,“龙衍,你要知道自己身份立场,现如今天下势俱陷萧条,你与那金羽王既已对立至此,若你再贸贸然去往南城,难道你是想去送死么?!你是生来便要执掌江山的公子衍,凡事不可感情用事!”

“老师,不是那么回事,羽帝与我交情甚深,金羽王更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争权夺利之人,再说他们根本都还不知道我是太祖后嗣,他们不过是误会了!”

一番争辩,奈何老师他等看我眼神总仿似我在说笑,而我见此真真欲哭无泪,无奈时只听得锦鲤又一句多话道,“龙衍公子,你知不知道这一年多来,还有传言说龙廷异变,据说整个皇宫大内一夜之间俱被玄冰冻了个结实……”

……

作者有话要说:陛下方返人间,各种焦头烂额==

我打赌陛下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赶快把小鸟给送回去。。。。

————————————————

陛下一去灵界十数日,人间就差没变了天,现在大家各自萧条,于是乎以后大家再各自奋斗吧。

最新小说: 非凡人生 酸梅 我杨过誓不断臂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可以爆修为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仙家有田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