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书院 > 武侠修真 > 青龙血续 > 76 青琅归(补)

76 青琅归(补)(1 / 1)

一路纠缠,东海渐近,事实上父皇除了拥我在怀连连亲吻外并无其他过分之举,甚至此刻愈近东海,浪涌声起,我都能感受到他满心的矛盾与不舍,至于舅父拦不住父皇对我这一番亲昵,到最后也只得无奈长叹道,“龙洎,你放手让衍儿回返人间,待他平定江山,回复龙身后,他会回来的,若是你现在执意不肯放手,难道你就不怕千年前灾祸重演?难道你就真想他怨你恨你一世今生?!”

舅父一语掷地,父皇则将我愈抱愈紧,“宝贝,帝王之路多艰辛,从前父皇对你多加严苛,总是希望你能够继承大统成就霸业,呵呵,盛世华年水灵尊,千古一帝青龙衍,宝贝你比父皇期望的还要出色,你早就成就了一代帝王业……”

父亲好似自言自语,未几他松开怀抱与我直面相视,“衍儿,若论帝王手段、权衡谋略,父皇在你面前也没什么好教的,可是父皇担心你为人太过纯良,你知道么,为帝者就该心狠果决,唯我独尊,这世上身为王者永远不会有错,有错也不要去认错,衍儿,你明白父皇的意思么?”

自东海相见,父皇虽说也曾与我大谈山盛世江山,可如今时这般教习帝王心性尚属首番,而我听他此言虽不十分明白,但出于天生的不敢违逆我连忙点头,可谁曾想他见我如此竟仿似好生无奈,甚至还一抬手掐了掐我面颊道,“小笨蛋,父皇知道你根本就不明白!”

“好了好了,有些话你要记住,从今往后不许在人前示弱更不许哭,既然有心逐鹿天下问鼎至尊,那就要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身份地位,从前你身为百世骊龙,灵力斐然,父皇还不太担心你能叫别人欺负了去,可是现在那人间……”

言至此,父亲皱起眉头面露担忧,而我领会他意忙是接话道,“父皇,人间芸芸本即无人身怀灵力,再说了,儿臣虽久居山间涉世未深,但好歹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若论行军布阵、兵法谋略那再不济也属上乘,父皇,乱世江山兴兵举义重在得民心,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儿臣虽年少,不过父皇你放心,江山大义我心中明白,再者我身侧有螭烺老师,有白暨锦鲤,还有那忠昭王应夔,人间才真正有我用武之地。”

我一通抢白就差没拍着胸脯自吹自擂,而父皇听我所言只一笑不置可否,片时他回首询问舅父,“龙渺,难道衍儿他就真的不能直接留在五灵界?朕真不明白这现成的至尊之位他为何不要,朕是他的父亲,他受父亲荫蔽又有什么可丢人的?龙渺,他记忆混乱以后朕可以逐一将往事告知,他灵力俱无说不定汲月潭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父皇此问显然还是不愿放我回返,而舅父闻言却是摇首轻叹,“龙洎,事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现在的衍儿不只是身无灵力,他根本是连灵脉都不完整,你试着感受下,你能感受到青龙息么?没有,他身上残留的是……,龙洎,若是强留衍儿在五灵界,我恐怕到时候唤回的不是青龙衍,不是你想要的宝贝儿子,而是……”

“龙洎,我冰龙渺身为水族大神官,又长年守护北境神殿,按说我本有义务唤醒正神,可是现在,就连我也不希望他彻底忘却身为青龙帝的一世一生,你明白么?”

舅父提起正神,我只在心中暗自不可思议,然而父皇听此却眉峰深锁,面色凝重,此刻他几番轻抚我面颊,竟仿似已神思恍惚道,“衍儿,明明跟一千多年前朕离开时一模一样,年少清贵,温良礼让,衍儿,父皇真后悔当年对你太多苛求,父皇真不想现在再放你重走一遭帝王路,宝贝,想起来都是当初父皇有错,都是父皇对不住你……”

父皇突如其来的致歉让我一惊无措,至于从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我却不愿再忆,片许沉寂,车马驻停,舅父躬身先下龙辇,而我则随父皇之后身临东海城前。此刻双足落地,我一眼只见龙溯已然抵达,今时他与龙涟并列城楼之下,兄妹二人俱不知是何表情,至于大小官员拜服,仍旧是做足了一番皇家气派。对了,还有碧螺青玳,今时她二人立于龙溯龙涟后侧,青玳一见我差点就要控制不住逾矩往前,而我见此方欲回应,奈何未及转身已闻得东海浪潮声涌,我,我这就要回去了。

父皇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反倒是舅父一语打破沉默,“龙洎,你可是还想留衍儿多住几日?几日尚可,不过我要提醒你,人间不比五灵,衍儿逗留东海这几日怕在人间已然一别经年,你还是让我早早送他走妥当些。”

舅父方道出我要离去,尚不及父皇表态,龙溯龙涟已然哭求,此刻龙溯还算有几分克制,龙涟却当场哭花了脸,小公主不敢向前一步,却一直满目哀伤凝望于我,她口中喃喃,轻呼皇兄不止,直叫我纵铁石心肠也不免心怀感叹,妹妹,多年前青龙帝曾经最宠爱的幼妹……

浪潮愈高,舅父已然取出青琅戒,他转身将戒指抛诸海上,青光流溢时俨然如大门洞开,“龙洎,放衍儿走吧。”

父皇依旧没有表态,直至良久我方是微一移步,他却突然重重拽我回身,“衍儿,你真要走?你舍得下父皇么,还有你弟弟妹妹,衍儿……”

“父皇,舅父说过了,会有那么一天儿臣能够恢复全部记忆,能够回复青龙真身,父皇,到时候我会回来的。”

我一语肯定,实则内心尚存疑不解,不过今时今地我只怕父皇反悔,自是一切言行都不敢忤了他心意,片时父皇不语,我只轻步往前,这一刻步经龙溯身侧,说实话我的确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作别,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与他,可还能算是兄弟?

白龙袍绣金晃眼,白龙帝却意态萎靡,今时龙溯眼巴巴看着我,而我只是回望一眼连微微颔首都未有表态,至于龙涟,公主殿下如花面庞泪水涟涟,确叫我止不住一叹无奈将其轻拥在怀,“小涟,皇兄走后多珍重。”

步过龙涟,青琅愈近,此刻我方是张口欲与碧螺青玳道别,奈何未及我出言,青玳甚至已顾不上尊卑礼仪,她跪地伸出一双柔荑紧紧攥过我衣角,“陛下,不要走,不要再丢下奴婢五百年,陛下……”

“青玳,你先起来,我还会回来的。”

“不,陛下你不能再丢下我们,你不能……”

青玳如此,我颇觉为难,而今时碧螺本于一旁抽泣,突然间她重重跪于我前,“陛下,你想去哪里奴婢等不敢阻拦,不过奴婢斗胆恳求,求求你让我和青玳随侍左右,你去哪里奴婢便追随去哪里,陛下,你带上我们,带上我们好不好?”

碧螺忽有此举,青玳忙不迭地点头,而我一听不觉迟疑,说实话我有心带她二人追随左右,可她二人毕竟身处灵界,还贵为宫廷女官,这叫我如何能累她们随我山间清苦,更或者日后颠沛征战?

片许思绪,父皇不知是被碧螺此言提醒了什么,此刻他近前方欲张口,却不想舅父早就领会其意并立时抢白道,“龙洎,碧螺青玳不过小小侍婢,柔弱女流,她二人灵力式微,就算是追随衍儿回返人间也不至会引起灵场太多变数,但是他人,但凡催灵盛者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你绝对不能跟去!”

舅父话音落,父皇不由得面色一沉,今时他看我又看向跪地恳求的碧螺青玳,不知是内心做了多少天人交战,最后终一挥袖道,“衍儿,她们是你母后为你选下的随侍女官,父皇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欢,你,你带上她们,走吧!”

【第一卷终】

作者有话要说:父皇终于同意陛下回返,甚至陛下回行时还带走了碧螺青玳。

下一章第二卷《举江山》

——————————

陛下终究是温厚纯良的,终究是要踏上帝王之路的。

有点感慨。。。

最新小说: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混沌雷修 仙家有田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我杨过誓不断臂 非凡人生 我可以爆修为 天龙八部 酸梅